为了6亿淘宝注册用户(图)淘宝用户注册

昨天,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马云临时在杭州召开媒体沟通会,就外界关注的支付宝股权转移问题作出回应,马云强调就支付宝的事情一直和董事会有沟通,并称“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虽然不完美但是正确”。

今年五月,业内有消息曝出阿里巴巴集团已经将在线支付公司支付宝的所有权转让给马云所控股的另一家新公司。支付宝之前所属的阿里巴巴集团并不是为起创始人马云所独有,雅虎是阿里巴巴集团的大股东,并拥有35%的投票权。转让消息曝光后,美国雅虎公司发表声明称,马云此举并未获得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或股东的批准,甚至他们都不知情。持有阿里巴巴集团股份的雅虎公司和软银集团,直到今年3月31日才获悉发生于去年8月的股权转移之事。

昨天下午2点沟通会正式开始。马云在开场时说,“没想到媒体会这样误读支付宝事件,居然上升到了诚信、契约精神的程度。”

就在前两日,财新总编辑胡舒立发表文章《马云为什么错了》,认为“马云错了”,“错在违背了支撑市场经济的契约原则”。随后身在美国的马云与财新总编辑胡舒立通过短信激辩“契约精神”,昨天上述短信往来对外公布,将支付宝股权转移话题推向了高潮。

“这是阿里巴巴的责任,源于沟通不够,所以召开这个发布会。我也听说了一些好玩的传闻,比如我现在去美国会被抓起来,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暴跌跟支付宝事件有关。”马云在开场时这样说。为适应央行关于第三方支付规定,浙江阿里巴巴以1.67亿元向Alipay E-commerce Corp.收购支付宝的70%股权。去年8月又以1.65亿元收购剩下的30%股权;由于上述Alipay公司也属于阿里集团,故两次转移属于集团内资产划转,3.3亿元只是以净资产为基础的转让价格,不存在贱卖。

随后支付宝CFO井贤栋介绍控制权转移过程:支付管理办法规定,有外资参与的支付机构,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2010年底支付宝进行了申报。央行要求支付宝出具声明: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为支付宝的唯一实际控制权人,无境外投资人通过持股、协议或其他安排拥有本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我们做了一个艰难、不完美但必须要做的决定,也是唯一正确的决定。在申报牌照的第二天,我们就通报了董事会。说支付宝3.3亿元落入我的口袋,这不是事实,注册资金与企业作价是两回事。中国所有的ICP牌照获取者的法人代表都是中国人。”马云说。

马云透露,和杨致远、孙正义的谈判还在继续,首先要保证100%合法,100%透明,保障支付宝健康持续运行。我们三方都在很积极很乐观地推进,现在进入了细节谈判。他同时表示,如果央行政策松动,支付宝重新回到阿里巴巴控股也是可以谈的。

在昨天的沟通会上,马云披露阿里巴巴董事杨致远、孙正义对待支付宝的态度分歧关键在于是否坚持协议控制。马云同时透露杨致远在2008年时就不看好支付宝,认为可以卖出去。

“我们开了几次会几次董事会,此事就谈了几次,杨致远还不看好支付宝,认为卖出去都可以,卖给谁都行。孙正义每次都回避,那时一开会,一谈到支付宝,就说,我还有事,然后待一分钟就走了。”

马云说:“杨致远和孙正义都是董事,董事就要维护所在公司的利益,但他们现在代表股东的利益,所以我们管理层很尴尬。”在对待支付宝的态度上,马云认为“原则”是不能谈的。这个原则就是首先要拿到牌照。“利益可以谈、敞开谈,我对杨致远、孙正义一直都是这个态度。”

马云与孙正义、杨致远最大的分歧就在于“是否坚持协议控制”,孙和杨认为只要协议控制就可以,但这并不符合央行关于100%内资控制的要求。“获取央行牌照不能存在侥幸心理。明天就要递申请,协议控制被驳回怎么办?”马云说。

“支付宝不是上市公司,难以估值。再给我10倍时间,也没法跟孙正义、杨致远做好沟通。屁股决定脑袋,没人愿意承担支付宝万一拿不到牌照的责任。我承担了,就被扣上不尊重契约精神的帽子。”马云说。

马云再次重申了支付宝拿不到牌照的后果:淘宝有6亿注册用户,未来还有可能更多,如果没有拿到牌照,淘宝就变成非法经营机构,6亿用户怎么办?

美国证券公司Kendall Law Group宣布,将代表雅虎股东在加利福尼亚南区法院对雅虎发起一起集体诉讼。凡是在4月19日至5月13日之间买入雅虎股票的股东,都可以在这项集体诉讼中担任原告。起诉的理由是雅虎在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中违反了《1934年证券交易法》有关虚假和误导性声明的规定。

为什么支付宝股权两次转让时,雅虎没有公告?为什么雅虎在自己承认的3月31日最后知晓支付宝被剥离的时间,也没有公告?为什么选择5月10日突然公告?

一位投资界资深人士表示,这样的重大资产变更,必须由所有董事会成员签字才能生效。雅虎之所以5月才在财报中公布,并且称最迟3月31日才知道支付宝的事,按照常理来推断,应该是根本就没有四位股东共同签字的文件。

知情者称,在之前的董事会上,杨致远和孙正义对剥离支付宝的事是默认态度,但没有形成协议,也没有签字这也成了现在对马云最为不利和被动的一点。

但是,当时摆在马云面前要解决的并非集团的大股东问题,而是支付宝生存问题支付宝如果没有牌照,淘宝则将受到重大业务损失。

最新一期财新《新世纪》周刊“财新观察”栏目发表了社评《马云为什么错了》。文章强调契约与产权一道构成市场经济的基石,并指出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未经股东授权转移支付宝所有权违背了契约原则。文章同时对央行在政策开放上的分寸表示失望和遗憾,认为正是马云出此下策的外因。

文章发表后,财新总编辑胡舒立在北京时间6月12日凌晨1时接获马云的短信。正在美国出差的马云与胡舒立以短信方式交谈了2小时;6月13日下午马云回国后,两人又继续就此事沟通交谈。以下为摘录:

马云:大姐,你在基本事实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开始评论了。很是遗憾。假如没有契约精神我们能走到今天??可悲的是我们已经不相信自己国人企业会比人家更懂法律和契约精神了。

胡舒立:你有此远见让我高兴。来路很长。我们如果说错了会改。不过央行政策还是要批评。

马云:是的。央行我没有办法,那是他们的考虑,我努力过并尝试过。但企业家要做的是法律发布前去努力,但发布后遵法是我们的职责。批评是你们评论者的工作,我们当事人很难作为。

我做事的三个原则:1、100%合法。2、100%的透明。3、必须可以让公司持续健康的发展。

马云:呵呵,我和雅虎问题容易和解,那是利益的问题。而我和孙正义的问题不仅仅是利益问题,有对员工发展的看法原则问题,所以谈判最终落在对未来、对员工和对社会股东的原则问题上的难度。

我完全同意开放。但今天让美国的Google和Paypal完全让中国人拥有大股东(或为“一个中国人当大股东”编者注)也不可能。

今天的事我两三年前就急过了。我更急的是未来……假如我把支付宝弄瘫痪了,大姐,我不仅仅是公司倒闭而是进监狱。

胡舒立:马云,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面对诸多批评,我真的希望你也仔细想想,兼听则明。你的作为是有示范性的呀。

马云:我当然知道我们在做啥,所以我们提出创建新商业文明,希望为我们下一代的企业家树立榜样。我还是会回学校教书,我必须会面对未来年轻人的挑战。我遗憾的是国外企业和投资者这次认为我们做对了,而你们确(却)不信。我从不怕被批评。我皮厚,但我怕你们会误导年轻人。

日本电通应用股份有限公司日前宣布,该公司以其在中国大陆的专利被侵权为由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财付通科技有限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

支付宝事件并未结束,马云及其团队与大股东雅虎的谈判仍在进行,此前拒绝参加事后谈判的软银也尚未公开进一步行动。而央行在第三方支付牌照问题上的如何掌握政策底线也引人关注。此次事件引起的冲击,已经远远超出一家公司,在海内外投资界和互联网业界引起深层次反响。我们期待更完整的真相公之于世,最终推动事件以符合市场原则的方向合理善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