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伶人到主播她正在淘宝直播大产生-taobao

2016年,刘珞然、谭松韵、王樿鑫主演的网剧《最好的我们》在网络上疯传,晁然在剧中饰演平易近人的前辈洛枳也是家喻户晓。

在演员事业上升期,当晁然被认为是娱乐圈一马当先的时候,她放弃了演员的身份,转向电子商务领域,先是开了一家淘宝店,后来成为了专业的淘宝主播。

一开始,演员的身份确实能给晁然带来便利,在更低的门槛上获得更多的流量。 但是,晁然发现并不像播音员想象的那么简单,与演员有本质的区别。

演员按剧本诠释角色,但播音员的要求是产品上绝对的专业,服务上绝对的专业。 这些都有技术障碍,需要花很多时间学习。

经过这些年的锻炼和磨砺,由于晁然的独特选择,积累了一批极具粘性的粉丝,正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直播方式,是专业和绝对的诚信。

2020年4月24日,晁初活GMV达到1500w,总销量达到12w。 晁然表示,之所以能获得这样好的数据,从演员到店铺运营的经历对直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同时她自身对直播的热爱和严格的选择也是成功的关键。

在日常生活中,晁然喜欢买各种有趣的东西,安利身边的朋友。 成为播音员后,晁然把这种分享的热情注入了工作。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向人推荐宝产品的同时,还能拿到工资,所以我很高兴。 ”

此前直播中脱销的爱沙尼亚香薰蜡烛、她个人特别喜欢使用的英国LSAPearl彩虹创意眼镜等,都是她喜欢的东西。

与有些主播一定会播出、有货一定会播出完全不同,有些主播会把同一个类别纵向比较,然后横向看意向产品其他类别的产品。 每次300-400个产品中,她只精挑细选30个左右。

仔细挑选商品,让很难卖出去的产品在晁然直播之间爆卖。 如百乐的记号笔、凌美的钢笔、航天文创的衍生物、东野圭吾的书籍等文创类产品,成为她的直播间爆款,销售额均从万件开始。

与刚进入直播这门课程的稚嫩相比,如今的晁然在直播期间增加了基础和自由。 但是taobao,播放6-7小时的她,对选择的严厉性没有改变。 此外,还成立了专业选秀组,在选秀前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通过“线上招募粉丝偏好,线上举办粉丝选秀会”的形式牢牢锁定了年轻人的需求和兴趣。

前端华丽的光辉,说起话来,背后是全队的付出。 晁然坦言,选择商品是一件严肃繁琐的事情,是一个人力所不能及的,但正是有了这群可爱小伙伴的支持,整个直播间在产品端持续注入新鲜血液,实现良性循环,让粉丝们获得更好的产品。

作为全品类的有货主播,晁然直播间产品非常丰富,涵盖食品、个人护理、彩妆、鞋服、文创潮玩法等多个品类。 从价格来看,上至二三千的电子/美容产品,下至几块钱的粘毛器/零食,晁然以独特亲和的方式卖得风生水起,复购率非常高。

华熙生物、福瑞达的护肤品牌、橘妆……越来越多的国产化化妆品“承包”了年轻人的梳妆台。 从信奉海外大牌到追赶“国潮”新风,高颜值、高性价比的国产化化妆品迅速问世。

晁然回忆,最初播放HBN时,知名度并不高,粉丝不熟悉,价格也很平易近人,不敢出手。 但晁然觉得产品使用方便、性价比高,在长期的“饱和攻击”下,粉丝们解开心房,开启了收购模式。 HBN很快成为晁然直播间的长期爆品,经常建立链接,销售额突破万。

从批准到爆买,有些人为了各种宝产品认识自己,喜欢自己。 这对晁然来说,特别有成就感。

今年头部脚轮的配置变动非常大,大家都在讨论。 晁然,这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她习惯做好自己,想到自己能控制,神仙吵架的事自己并不担心。

晁然觉得头部主播会永远存在,本质上没什么变化。 只是,据说在聚光灯下,大侠对头部播音员要求更严格。 就我个人而言,晁然希望出现报考更多专业的头部播音员,而不是增加流量。 她说这对她们这些腰缠万贯的红人来说,更值得学习借鉴。

此外,对于严重的内卷直播线路,晁然将其视为渠道,终将回归平静,成为常态化渠道,具有不可替代的商业价值。 主播就像在线购物,服务用户,帮助消费者了解产品,选择好产品。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主播可以花很多时间选择产品,筛选产品,最后向观众展示合适的产品,向合适的人推荐。

晁然觉得她自己是团购的一把手,消费者对品牌来说力不从心,但我们应该联合消费群体的力量,争取品牌方和权益。 例如,遇到售后问题时,主播应该是能代表粉丝发声的角色,是消费者的靠山。

从品牌的角度看,播音员构成了一条“商业街”。 每个播音员都像一个个“集合店”。 各集合店各有特色,卖着不同的产品,但各有自己的理念,品牌可以从中选择符合品牌调性的主播。

现在,晁然已经过了追求粉丝数量的阶段,以后要专注于自己的直播之间,苦练内功,提高专业度,对观众负责,对品牌负责。 她希望用户想到专业播音员的时候能想到她。 另外,希望对品牌和粉丝来说是稳定放心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