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网银离子工艺杯幽香牌和银离子杯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银离子工艺杯幽香牌,以及银离子杯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客来烹茶以待,一件精致的银器,置于茶案之上,茶桌上白月生辉

银器,茶桌上的白月生辉。

净几明窗,点香燕坐 ,手握一卷书 ,客来烹茶以待 ,益友清谈,日暮乃归 。

古代文人的情趣与高致 ,时常伴随于氤氲茶烟与香霭之中 ,或将“四雅”并聚于茶事之内 ,以文论道,以茶相交 。

在清茗之中出尘 ,在品味之时归省 。

饮茶本是一件寻常事物,却因文人的参与变得风雅起来,由茶会、茶事延伸出的器物、意境,是生活的细致艺术,而在诸多饮茶焚香器玩之中,尤低调高雅者,如当属银器。

亲朋欢聚,挚友抒怀,一件精致银器,置于茶案之上,仿若一轮清新的明月,为茶席间增添一番低调的光彩。

一席茶,一盏香,一点清风伴明月

冬,是休养的季节,阳光不燥,日子清凉,翻一本书,点一缕幽香,邀三两知己,用银壶烹一杯老茶,暂忘尘世熙攘往来的束缚,得享片刻的欢畅,闲适。

旋覆壶盖,约莫是缓慢调息的片刻时间,手捻茶针,将茶叶滑过茶则

再缓缓注入水,氤氲烟雾撩拨着水流,仿佛有着古琴音律般的律动,不急不徐地将茶倾注盅心里。

蒋勋先生说,“有诗,就有了美的钥匙”。

那么,一席茶间有这些小小的银茶配件,就有了饮茶的乐趣,有了美的氛围。在舒缓的行茶过程中,焦躁得到治愈,疲惫得到安放。

宋人陈与义《玉楼春》书云:“一瓯清露一炉云,偏觉平生今日永”。常人饮茶,是为解渴,唯心怀情趣者,自得一片方圆。

在现代生活中,在客厅简单打造一个喝茶环境,成为了很多人的选择,备上银制的茶事小配件可以让喝茶变得更有韵味。

竹节茶针,银制触感温润悠然,以竹枝为型手工打造,看似简单、含蓄,却细节变化丰富,竹节转折自然,能让人慢慢品味。

竹无花,虚心有节,根植于广袤的大地上,不与百花争艳,不媚不妖,傲雪凌霜,颇具风姿和雅致。

手执茶针,动作轻巧,茶针与茶叶碰触的低音,就像岁月里优美的音乐。精巧的茶针,可以用来疏通茶壶里面的内网,保持茶水畅通,也可以用来疏通茶壶内的茶叶。

焚香与茶,自古绝配,沉香的香味恬淡通透,不但不影响茶香,还能互为助益。将天然檀香、沉香与茶同时品评,更是一大享受。

明代人徐唯在《茗谭》中,赞扬了这种将茶和香完美结合的雅致,并且亲历其中,妙不可言:焚香雅有逸韵,若无茗茶浮碗,终少一番胜缘!

灵芝香插,形制小巧玲珑、错落有致,形态逼真,从不同角度看呈现不同姿态,耐人赏玩。承古朴雅韵,置于几案之上,添古穆宁静之气,缥缈烟霭,点燃出千古逸趣,安放几世闲情。

“香茗之用,其利最溥。物外高隐,坐语道德,可以清心悦神。”文人平居日子里的雅事之乐,不仅在于鼻受眼观,焚香器具的赏玩亦可清心。

灵芝菌盖表面有一轮轮云状环纹,被称为“瑞征”或“庆云”,是吉祥的象征,后来演变成“如意”。

一物多用的它不仅可以作为香插,还可以做茶针置,笔架以及小纸镇。

香插,融中华传统文化之美于一身,深受古人的喜爱,渐渐成为一种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的生活礼仪。加之线香还兼有计时的功能,在古人的生活中随处可见。

竹叶香插,脱离了银制品的奢华之气,竹叶的形态置于茶桌上,为饮茶增添文雅的气氛。

 

一片竹叶看似随意的凹陷设计,制造了时光沉淀的美感,点香时,香灰落于竹叶上,方便清理,也可让茶席保持整洁。

择一款你钟爱的线香,于品茶、饭后点一支,线香燃烧后的袅袅青烟升腾而起,缓缓飘向云天之外。

中国古贤讲究“乘物游心”,又崇尚“格物致知”之理,人们在对“物”的观照中明心见性。

竹节水勺的优美线条、流畅自然,适手性强,尾部的回钩设计,像楷书中的卧鹅钩

勺部的水量适中,可以想象古人书写之前耐心研磨,细致添水的恬静心境,不免让人觉得一件器物带给人的启迪往往是小中见大的。

另外,这件器物还也可以作为香粉勺来使用,打香篆时必不可少!

清风坐饮一瓯茶,白月生辉流若银

银在五千年前就开始被使用了,在我国的历朝历代中都能见到它的身影。都说金奢华,银高贵,银虽高贵,却也清雅如白月。

银器与茶的结合,呈现的是传统艺术之美与现代生活的完美融合。它让浩瀚的茶宇宙里有了闪烁的星辰。其典雅姿态,置于手中便觉十分有灵气。

莲叶银茶针,卷枝莲花叶,莲叶纹理高雅简洁,自然成趣,纯手工雕琢,细致打磨。小小的银器搭配瓷、陶、琉璃等不同材质的茶具,都很适用。

若茶中有杂物,可用它轻轻挑出;若茶在壶内堆放,细长的茶针亦可轻松拨开。有时候茶客们喝茶爱看叶底,泡后的叶底倒入小洗,一支茶针方便查看。

银器与其它材质的结合,也别致雅趣。

这款玉兰花银茶拨,是老挝石银器的完美结合,老挝石原产老挝境内,大多数色泽比较亮丽的,达到了丰富高调,清爽整洁的特点。

玉兰花一直受文人雅士的喜爱,它象征着美好、高洁,此款茶拨优雅、美观且实用,除了拨茶的用途外,其细长有致的设计,也可用作女子的发簪,既实用又美观。

早在《茶经》中, 陆羽便精心设计了适于烹茶、品饮的二十四器。其中,“茶匙、茶针、茶漏、茶夹、茶则、茶筒”被封为茶道六君子。茶则作为茶具的一种,在唐代已经有了名分。

茶则,则,在古文中是丈量的意思,茶则,顾名思义,便是取茶度量之物。也可用于日常泡茶时,茶叶未放入茶壶前,置于茶则之上观赏闻香。

荷花瓣银茶则,简洁的器型设计灵感来源于荷花,摘取花瓣,荷花清出于淤泥而不染,与银的至净相映成趣,颇具传统中华文化的韵味。锤纹工艺, 一锤一锤敲打而成。

相对于竹制茶则,银茶则的保养要相对容易一点。若保养得当,在经年累月的使用之后,还能保持温润、清亮的质感。

当然,银制器物不仅可以简洁,也可以细致。

繁华似锦茶则,原型设计来自,陕西历史博物馆出土文物,何家村金器纹样,纯手工錾刻,每个细节都彰显匠人的手艺。

錾刻,是一种复杂的传统技艺,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尤其是皇家錾刻技艺最为精湛,当时造办处为皇帝制作的御用之器,堪称鬼斧神工,令人称绝。

银本身是贵金属,须经数十工序,涉数百工具,历数万次精敲细击,由工匠心、手、力通融合一,千锤百炼,精雕细琢,始成银器。

作为贵金属材质,本身的材料便是具有很高的价值,银器自古以来皆为名人大家收藏器皿,尽显风雅。

许次纾《茶疏》说:“茶注以不受他气者为良,故首银次锡。”陆羽的《茶经》中也曾用“至洁”二字来形容银器,用现代的话来讲,就是干净,让其承载的清水更“清”。

梨形泡茶壶,器型饱满,全手工制作,耳把直流嘴,出水流畅,断水利落,衔接木制平壶钮,有效隔热,不烫手。

古时文人把中国书画艺术中的诗、书、印、境,极其有机地融合到小小一把壶上,开辟了实用器与高雅艺术相交融的广阔天地。对于银壶来说,刻诗文是比较少见的,这把小银壶上有题文,彰显出了文人壶的气韵

腾梁锤纹烧水壶,千锤百炼,壶身一体打造。壶把如耳正挂,提壶舒适,拿取方便。手把舒适,底部宽,烧水快。

食用级别999以上的纯银打制,益处良多,从健康的角度来说,银壶在煮水的过程中可以释放非常多的银离子,软化心脑血管,预防心脑血管疾病。

从泡茶的口感角度来说,银壶可起到软化水质,柔和茶汤的作用,用银壶煮水泡茶的口感会更加细腻柔软、温顺绵长。

古人曾记载,谓之银壶煮水为“若绢水“,意指银壶煮水能使水质柔薄如丝绸一般。

茶圣陆羽就特别推崇银壶,更称其“用之恒”。瓷与石皆雅器也,性非坚实,难可持久,因此,在同等价值下,银壶的优势无疑是非常出众的,与茶事相辅相成,实乃佳配。

我们所生活的空间里,若闲时能有茶可饮、有书可读、有香可品、有器可赏、有物可观,生活便构成了清雅意趣的精神世界。

在家开辟一片小天地,添几件银制茶器,格物养心,未尝不是一件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