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米茄超霸复刻表哪个厂好及欧米茄 超霸 复刻

有故事的不一定是好表,但好表一定得有故事。

当精确与否不再成为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手表背后所蕴藏的故事则变得非常重要。因为它不再是单纯的计时工具,而是情感、经历的载体。对个人而言,让一块手表带有属于自己的记忆不难,但对于全人类来说,能见证共同历史的手表却很少。

而欧米茄的Speedmaster超霸就是这样一款足够好,也足够有故事的表。

1969年,当尼尔•阿姆斯特朗和巴兹•奥尔德林踏上月球表面时,欧米茄超霸便成为第一款在月球上佩戴过的手表。

在登上月球之前,欧米茄超霸还陪伴美国宇航员Edward White在太空漫步过。在众多的故事里面,常常会听到这样的版本:欧米茄对于美国宇航局NASA选中超霸一事一无所知,直到后来看见刊登在1965年6月18日一期Life杂志的照片,才发现宇航员Edward White太空漫步时佩戴正是超霸。

不过根据原始历史文档表明,当年欧米茄在Edward White太空漫步前,就已经知道超霸获得了美国宇航局颁发的“所有载人航天任务的飞行资格”。

造成误会的原因在于,在欧米茄超霸正式入选之前,NASA对于手表并没有严苛要求,不少的宇航员都是自己私人选购。于是有表友不小心将宇航员使用超霸、Edward White佩戴超霸太空漫步、超霸登月这三个近似事件弄混淆了。

当时,NASA美国宇航局一共给了10个钟表品牌发出了测试邀请,只有欧米茄、劳力士、浪琴和汉米尔顿响应。不过汉米尔顿想不开,居然拿了一个计时怀表来,最终相当于只有欧米茄、劳力士、浪琴三家角逐。

因为得进入太空,甚至登上月球,所以NASA美国宇航局在测试的时候可谓是异常严苛。 据记载,这些手表在两天的时间内经受71°至93°C的温度,之后将它们立即冷冻至零下18°C。并且还不是一次,而是快速连续折腾十五次!完成后,再让手表在六个不同的方向上受到40克冲击,然后将它们置于高压和低压、93%湿度、高腐蚀性的100%氧气环境中,同时施加达到130分贝的噪音,最后以8.8克的平均加速度振动。

实际上在这样的严苛测试中,欧米茄、劳力士、浪琴三家提供的手表都没有达到NASA美国宇航局之前设定的标准。欧米茄的超霸低压测试中走快21分钟,加速测试中走慢15分钟,且表盘夜光消退。不过劳力士和浪琴更惨,劳力士的计时表直接停掉,浪琴表镜则是脱落。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劳力士提交参选的并不是今天广闻人知的Daytona,而是搭载同样搭载Valjoux 72机芯的表款。

最后加上宇航员自己对于外观和操作的偏好,欧米茄超霸成功获得了美国宇航局颁发的“所有载人航天任务的飞行资格”。

虽然不少品牌的手表成功进入太空,欧米茄超霸是第一款登上过月球的手表,被赞誉为“Moonwatch Only!”

可以说,成功登月是欧米茄超霸表款最为闪耀的一刻,将永远被铭记。

有顶点,自然也有起点。

1957年,欧米茄一口气连推了三款面向专业市场的手表,分别是“Seamaster300”海马300、“Speedmaster”超霸和“Railmaster”铁霸。相较于之前欧米茄推出的其他计时表,Speedmaster超霸最大的特色在于它将测速刻度从表盘转移到了外圈,这样的设计更便于在赛车运动时测量时速。

2017年,恰逢海马300、超霸、铁霸诞生60周年,为此品牌特意推出了复刻版。而今天我们要聊的正是在这三枚中,私以为做得最好的一款“Speedmaster 1957”。

这几年,钟表界的“复古”风潮盛行,有底蕴的品牌都基于历史表款生产出复刻版。对于复刻版,其实品牌还是处于很尴尬的局面。因为过去和现代的审美还是有些许的差别,一旦复刻得过于“老旧”,现代市场的主流消费者是难以接受的。所以为了保证销量,不少品牌所谓的历史复刻款,多多少少会做妥协。其实妥协对于表友而言,是可以被接受的。毕竟时代完全不一样了,复刻版做得再像原版也终究不是原版。但是不少的品牌在“微调”复刻版设计的时候,很容易就走偏了…..

当拿到欧米茄超霸1957复刻时,我们将其和60年前的广告画册置于一起,可以说是“面貌如初、神韵依旧”。

最直观的坚守来至于表壳。现代市场的主流正装男款手表尺寸在40毫米、运动男款则在42毫米以上。而欧米茄超霸1957复刻款沿袭60年前第一款Speedmaster的经典尺寸,做成了38.6毫米。除此之外,表壳壳型采用当年的设计,配以拉丝、镜面抛光这两种不同的金属处理方式,使得表耳线条更加地棱角分明。

今天我们常见的欧米茄超霸,几乎采用的都是白色填涂的棒形指针。其实在超霸系列诞生的初期,还使用过名为“Broad-arrow阔箭”和“Alpha箭形”的两种指针。其中“Broad-arrow阔箭”无疑是最早和最有特色的。1957年,欧米茄一口气连推的“Seamaster 300”海马300、“Speedmaster”超霸和“Railmaster”铁霸,均是采用“Broad-arrow阔箭”,极具欧米茄年代特色。

很多表友喜欢老表,不少的表友却在寻觅的过程中将“破烂”和“老旧”等同。认为起霉斑、进水氧化等缺陷是饱经岁月的痕迹,并以此为傲,这样的观点无疑是错误的。时间带来的是经历、积淀、蜕变,不是限定于在此过程中产生的破损。所以在复刻款表盘的设计上,欧米茄超霸1957采用了源自于镭夜光自然衰变而带来的棕黄色,以及长期受紫外线照射而幻化为微棕的“Tropical Dial”热带面。

表镜使用了符合年代气息的亚克力材质,还原了拱形的弧度,在特定的角度下会比普通的平面表镜产生更美的光晕。更为特别的是,这款超霸1957复刻的亚克力表镜的内侧中央,戳有一个小小的“Ω”暗记。

钟表品牌欧米茄Omega起源于1848年,也是现在瑞士联邦成立的年份。1948年,品牌诞生100周年。于是欧米茄基于二战时期给英军做防水表的经验,想利用橡胶生产防水圈,而不是当时普遍的铅圈、虫胶、油脂,最终一款名叫“Seamaster海马”的系列得以诞生。

在游览威尼斯期间,欧米茄设计师JEAN-PIERRE BORLE发现了贡多拉船侧的海马装饰,将此图案做成了海马系列的标志。因为海马系列早期因为防水设计的缘故,针对的目标客户都是偏向运动、乡村、户外的人士,所以赢得了“专业”的口碑。

而在1957年推出Speedmaster超霸和Railmaster铁霸这两款也是以“专业”而著称的特种表,于是后将Seamaster海马的海马标志延续了下去。

揭开密底后盖,第一眼见到的并不是机芯,而是采用软铁材质制作的防磁后盖。当时超霸被作为赛车运动手表而推出,考虑到汽车上不断增加的电磁设备,所以欧米茄特意提高了防磁标准。

欧米茄超霸系列首款使用的机芯名叫Cal.321。这枚机芯由Albert Piguet与Jaques Reymond在1942年发布,原名Lemania Cal. 27 CHRO C12。当时Lemania拉马尼亚和欧米茄同属SIHH集团,于是两家人合作这一研发项目。提及Cal.321,普通表友可能并不熟知,但它的另外一个名称“Cal.2310”却大名鼎鼎。诸如百达翡丽、宝玑、江诗丹顿等高端品牌在没有自产计时机芯的年代,都曾广泛采购使用过。

1968年,超霸系列由Cal.321机芯换用为Cal.861机芯,这是该腕表系列引入的第二代手动机芯。与先前的Cal.321机芯相比,Cal.861机芯的设计开发更针对于大规模生产,所以将结构更加简洁,也更节约成本。

其中比较明显的零件改变就是用以切换功能的“导柱轮”变成了“凸轮”,这种凸轮对于加工的要求相对低了一些,可以通过冲压生产。并且它是可以做成两个部分,然后再组合为一体,有效节约了生产成本。

同时从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在Cal.861机芯上开始使用塑料材质的零部件。对于这样的改变,很多表友表示难以接受,以为欧米茄又是为了节约成本。甚至还有表友将这一塑料零部件称为“英雄的软肋”。

Cal.861里面的塑料部件作用是用来截停住计时秒轮,其采用低摩擦的Delrin®材质,这对于性能和稳定性反而是提高。因为如果是金属,则会加大摩擦。在功能性和观赏性间,欧米茄认为这个价位的手表加上是密底设计,则更应该偏向功能。

1996年,在原本Cal.861的基础上,机芯换用了贵金属铑镀层,以增加防腐能力和美观度,并同时更名为“Cal.1861”。在今年的超霸1957复刻款上,正是使用这款简单、耐用、经典的手动机械计时机芯。

@watchclub

除了表款本身够复古以外,欧米茄在附件的配置上也是非常地用心。超霸1957所配备的表盒遵从上世纪60年代的设计,就连表盒内部采用的棕黄色布料都是当年的编织纹路。同时欧米茄除了钢带以外,额外配备了一根手工牛皮表带和NATO尼龙带。更贴心的是,还附赠了便携牛皮小包和拆换表带的工具。

说了这么多优点,但也不代表这款欧米茄超霸1957没有缺点。

在使用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两个不足。第一个是在钢带的表扣,原版的超霸使用的是没有安全保护的折叠扣,长期使用可能导致意外脱落。到了复刻时,欧米茄使用上了更为先进的双边按压折叠扣,同时还带有延长功能,安全性和实用性都得到了提高。因为这样的表壳完全是现代设计,为了不显突兀,欧米茄还特意加上了立体Logo。但是这样的表扣实在是又厚又大,和纤细的表壳侧面线条、犀利的表耳有点不搭。

另外,在钢带的表节设计上,欧米茄的设计师考虑不周。其利用的是两颗螺丝+一根金属棒来连接表节的设计,但是螺丝+金属棒的横向长度比表节短,所以导致金属棒可能会在表节孔洞里面活动。一旦表带长期使用或安装不到位,就可能导致表带意外断裂。

所以在这里得提醒一下,未来将要购买和已经购买这款表的朋友,使用钢带的时候要小心,或者干脆换成NATO或牛皮表带。

横向比较,2017年欧米茄除了复刻了超霸以外,还复刻了海马300和铁霸。当然,另外两款复刻也很漂亮,只是在可玩性和表镜材质的选择上,超霸略有优势。

纵向比较,超霸作为不少历史事件的见证者,欧米茄几乎每年都会在这一系列上做纪念款。不过特别有意义的就超霸系列诞生和登月这两个事件,而1997年和2007年的超霸诞生周年纪念版,和2017年的相比,则逊色不少。下一个周年得等到2027年了,除非欧米茄舍得换上原版的Cal.321机芯和更换钢带设计,否则实在是难以超越了。即使这样的设想成真,那也得9年以后了。

与其做不可预估的梦,不如把握当前的美好。

 

 

错过了最后一枚欧米茄月球表的收藏家,还有第二次机会得超霸复刻。

欧米茄为曾经参与20世纪人类最卓越的成就之一——见证登月奇迹而倍感骄傲。一代又一代的表友希望收藏欧米茄超霸。

欧米茄超霸的复刻版,一直在以创新的方式传承这个令人骄傲的经典。超霸的价值在叠代过程中越来越高。这得益于至臻天文台机芯、同轴擒纵、硅游丝、柱轮计时、超长的售后等性能指标。

“如果你没有尝试过收藏一枚超霸腕表,绝对没有资格自称腕表收藏家”

Hodinkee.com是全世界钟表爱好者发布最新钟表资讯、分享爱表故事和交易收藏表款的平台。网站创始人BenjaminClymer说,祖父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和他在一起时总能让我接触到各种新奇好玩的物件,比如相机、汽车、立体声音响、电脑。当然,还有腕表。祖父拥有的超霸腕表传给了他,开启了他对手表收藏的热情。“对我而言,简单纯粹的腕表最有吸引力,而超霸腕表手动上弦、三个小表盘和黑色计时表盘这三点就足够纯粹,更别提超霸腕表参与人类太空探索的重要意义。我很严肃地说——如果你没有尝试过收藏一枚超霸腕表,绝对没有资格自称腕表收藏家。”

他说,“我认为如果欧米茄真的推出一个极具收藏价值的搭载321机芯的限量腕表,市场上的热情会相当高。”

首次用321机芯的超霸

1957年第一代超霸装备了Lemania 321机芯,产量不详。

1968年起,欧米茄超霸开始装备861机芯,阿波罗11号纪念版金表仅生产300枚,Speedymoon仅生产了1300枚,“阿拉斯加计划III”腕表,专为航天飞机打造,仅交付56枚······

欧米茄超霸,无形中永远处于稀缺状态。喜欢超霸文化的收藏家们如饥似渴地搜寻着超霸的踪迹。

“有些事物可谓经典,而一旦成为经典,人们总是渴望拥有。当经典稍有改变时,可能你会感到失落。我们需要现代科技,比如我们的手机。然而,有些事物你会希望它永远保持经典,这种经典一旦被改变都会令你心碎不已。”

——乔治·克鲁尼

颇为有趣的是,NASA的太空探索项目归功于科技的创新,从移动通信科技到短信传送服务,从太阳能电池到水净化,都见证着人类的创新,而欧米茄超霸系列腕表与生俱来的高标准,即可满足人类太空探索的需求。正如克鲁尼所说,欧米茄超霸腕表可谓真正经典的代名词:永远不需要改变的隽永设计。

1992,JUBILEE腕表

欧米茄首款经过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的手动上弦超霸腕表。如果你是机芯控的话,这款具有相当大的‘毒性’。

1942年,“27 CHRO C12”机芯问世,这是经典的柱轮计时机芯,手动上弦。

作为这一重要项目的50周年纪念,欧米茄于1992年潜心创制出这款独具匠心的“Jubilee 27 CHRO C12”腕表。这是首款经过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的手动上弦超霸腕表,限量发售250枚。

2000年,“APOLLO-SOYUZ”腕表,纪念25年前的那次握手

美国和俄罗斯,别在纠结《中导条约》了,想想你们曾经的合作。

1975年,阿波罗号与联盟号宇宙飞船在太空对接,两位指挥官透过一个开启的舱口握手,标志着两国光明的未来。6点钟位置计时盘用英语和俄语印刻此次任务名称,表背上则镌刻特别题辞铭文。限量50枚。

超霸系列38.6毫米限量版腕表

为纪念欧米茄1957年推出的三大经典腕表发布60周年,这款全新推出的欧米茄超霸腕表限量发售3,557枚,以原型“阔箭”腕表为蓝本复刻,2017年发布。

精钢对称表壳、竖直表耳(其它超霸多为弧形表耳和非对称表壳),抛光和磨砂处理,并配以“热带”风格表盘,表盘上的复古刻度则在深度上略有增加,使其表面可覆有Super-LumiNova夜光涂层。精钢表带全新升级,表扣处印刻有复古风格的“OMEGA”标识。

2017年SpeedyTuesday,粉丝的意志,复刻了哪个款式?

这是欧米茄首次在线上独家发售的超霸。该表为线上社区Speedy Tuesday独家打造,这枚全新的腕表中特别融入了超霸表迷非常钟爱的超霸腕表经典设计元素。这款特别的腕表在线上发布4小时15分钟31秒内即告售罄。Speedy Tuesday的外部识别:超霸经典的非对称表壳,弧形表耳,反差表盘,棒型指针及小时刻度。黑白相间NATO风格表带······

我个人偏向Speedy Tuesday的表壳,但是我可能会要求一款镂空皮带的款式,因为皮带上镂空的圆,刚好呼应表盘上的反差小表盘。

如果让你来订制一款超霸手表,你会挑选什么组合?下面的复刻版或许为你提供了选项。

2017年,超霸系列赛车计时至臻天文台表,“赛车”表盘荣耀回归

这款精钢腕表采用独特的分钟圈设计(错落刻度),该设计首次出现于1968年推出的超霸腕表上。哑光黑色表盘上的其他设计特色,包括橙色刻度标识以及白色18K金“箭形”小时刻度。微孔橡胶表带则是另一个全新设计元素,灵感来自驾驶手套。

 

1968年欧米茄超霸赛车表盘原型及测评结果

 

从2017年欧米茄超霸赛车款的测评可以看出,超霸的价值在叠代过程中越来越高。跑分40分,而同价位的平均分仅为27分。欧米茄超霸的性价比非常高。这得益于至臻天文台机芯、同轴擒纵、硅游丝、柱轮计时、超长的售后等性能指标。

2016/2018年,“CK2998”腕表,两次复刻那款宇航员自己戴着执行太空任务的那款超霸

1959年,欧米茄超霸系列CK2998腕表问世,历经时光变迁,逐渐成为世界上深受欢迎的超霸系列古董腕表之一。精准地满足了当今表迷对“熊猫”表的狂热追求。2016年复刻的这款腕表以当年经典表款为蓝本,保留了经典的Alpha形(时、分)指针、“棒棒糖”形秒针、对称精钢表壳以及三个蓝色小表盘。蓝色皮表带。

 

CK2998是欧米茄第二代超霸

 

第二代超霸腕表,设计有别于原型“阔箭”腕表。黑色铝质表圈,还有Alpha形时针和分针。

1962年10月3日,美国宇航员瓦尔特·施艾拉佩戴着这款超霸腕表进入太空,CK2998成为首枚进入太空的欧米茄腕表(注意,当时NASA还没有开始测试)。他佩戴着自己的超霸腕表,登上“西格码7号”飞船执行水星计划飞行任务。

2018年,欧米茄再次推出全新超霸系列“CK2998”限量版腕表,在保留原款腕表标志性特征的同时,对设计进行诸多革新。

黑色抛光陶瓷表圈则饰有白色珐琅脉搏读数刻度。黑色皮表带呈现出整齐等距的微孔,内衬白色橡胶若隐若现。

 

值得一提的是,欧米茄超霸手表,最早是为赛车设计的。

超霸系列“奥特曼”限量版腕表

欧米茄超霸腕表曾在RETURN OF ULTRAMAN中出现,2018年,欧米茄再次推出月球表周年限量系列——Speedy Tuesday超霸系列“奥特曼”限量版腕表(我查了欧米茄的线上渠道,已售罄)。

测速刻度字样采用橙色,与奥特曼中的怪兽特攻队的制服颜色相契合。黑色氧化铝表盘上亦有橙色元素,包括橙色亮漆中央计时秒针。1861机芯,表背上印有欧米茄海马徽章图案。

9点钟位置小表盘上可以看到奥特曼的脸部剪影,而这个小表盘的指针则采用奥特曼变身时使用的造型。限量发行2,012枚。

纪念人类首次环月航行50周年,欧米茄发布超霸系列“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腕表

1968年,阿波罗8号任务成功实现人类历史上的首次环月航行,执行该任务的宇航员也因此最早看到了月球背面的景象。为了纪念任务成功执行50周年,并向人类这一伟大的成就致敬,欧米茄特别推出全新超霸系列“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腕表。

开放式表盘,机芯夹板黑化处理,通过激光烧蚀精细修饰机芯夹板。表盘展示从地球可以观测到的月球景象,表背则展示仅有宇航员看到过的“月之暗面”。

全新超霸系列“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腕表中,欧米茄再次以单体氧化锆陶瓷打造表壳。所谓单体陶瓷(Mono-cock),指的是表壳部件由陶瓷直接成型而非依赖金属骨架塑造。单体陶瓷有较高的抗冲击性。

表背的“WE’LL SEE YOU ONTHE OTHER SIDE” (让我们相约月球另一面) 这句话,出自阿波罗8号指令舱驾驶员吉姆·洛威尔 (Jim Lovell)。当时,阿波罗8号即将绕至月之暗面,探索人类此前从未窥见过的神秘半球。就在宇宙飞船与地面控制中心失去无线电联系前的几秒钟,洛威尔说出了这句十分著名的话。

世界上仅有极少数人曾亲眼看过月球神秘而遥远的另一面,而一枚欧米茄超霸系列“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腕表,让那段传奇太空之旅与佩戴者近在咫尺。

全新腕表的机芯以见证人类首次登月的1861机芯为原型,经特殊处理与修饰后,被命名为1869机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