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儿童演出服女童,儿童演出服装女装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儿童演出服女童,以及儿童演出服装女装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白雪公主裙中小童蓬蓬裙女童连衣裙演出服童裙

 

白雪公主裙中小童蓬蓬裙女童连衣裙演出服童裙

 

童装已经开始性化幼女了

说真的,我唯一想自称“过期儿童”的时刻,大概就是走进个别女装店的时候。

那一溜儿巴掌大的上衣,我只敢拿到身前比一比。

因为当场就能把我拉回小时候长身体,衣服总不合身的窘迫处境里。

其实两年前就已经刮过一阵试穿优衣库童装的邪风了。

但今年,女装低幼化愈演愈烈;另一边,童装也在逐渐成人化。

成人女装尺寸缩水、尺码却一再加大这事儿,我们没少聊。

它既像某品牌咖啡,只有中杯大杯超大杯。

又像男士内裤,永远M码起步。

到手一看,嚯,原来是新时代裹脚布。

一位身高162,体重96斤的女博主,在网上美美购入一条L码的裙子。

结果不仅她穿不下,连她的小外甥女也穿不下,只有她家十来斤的大白猫刚好适配。

甚至还有一些女装品牌,已经连那些对身材高度要求的女明星都穿不下了。

有人觉得商家们的这种行为,是在倒逼女生为身材焦虑;有人觉得这类衣服只是一种风格,不喜欢的人并非没得选。

我觉得吧,追求大众审美是人之常情。

但当整个市场都在极力推崇单一审美的时候,无形中就是会让非受众们感到压力。

而在这场关于女装的争议中,我们又发现:再看如今的一些童装,似乎已经跟成人女装毫无区别。

甚至可以1:1套到成年女性身上。

高度相似的青春甜美,让人一时分不清,究竟是谁效仿谁。

这些童装的露肤面积不大,但看着似乎总有种不合时宜的成熟。

你明显能感觉到,小朋友从穿衣打扮到神情动作,都散发着一股讨好成人审美的味儿。

其实无论是吊带还是短裙,给小朋友穿都没有任何问题。

但非要搭配时下流行的韩式卷发、性感俏皮的黑色choker,以及刻意营造的不属于孩童的慵懒感。

显然是在引导她们无限向成年女性靠拢。

而一句像是玩笑话似的“老父亲不允许女儿穿的风格”,已经初见“性化儿童”的端倪。

网上也出现了更病态的一种走向——奶辣风。

我一直觉得,成人凝视孩童的身体就是一种危险信号。

但却有母亲亲自给孩子穿上包裹感过强的衣服,疑似引导小朋友摆出意味不明的动作。

俨然一个迷你版少妇。

当你在一个女童身上看到“女人味”的时候,你一定会觉得不对劲。

这很难不让人想起,成人世界里的那一套性缘关系法则:总有人希望你具备熟女的气质,同时又保持幼女的稚嫩。

而这种微妙的不适感,像极了我个人每次看到一段成人对话中,配着小孩的表情包。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觉得我反应过大。

在童装成人化的讨论里,“穿衣自由”这四个字就被反复提起。

很多人表示不理解:

“天天高喊穿衣自由,怎么到了小孩这儿,就没有自由了?”“小孩就该穿得像个小孩,不也是成年人的刻板印象吗?”

甚至有人猜测,因为大部分网友小时候没穿过漂亮衣服,所以嫉妒现在这些孩子。

我承认这上面有一小部分穿搭是好看的,但那是符合成年人口味的好看。

作为女性,我自己小时候也向往过大人的装扮。

主要是带着对成人世界的好奇和崇拜,回过头来,真正喜欢的还是小伙伴身上的亮片纱裙。

正如波伏瓦在《第二性》里说的:“女人从来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变成的。”

我不是否定了小朋友的穿衣自由,但前提是真的让孩子自己做选择。

而不是掌握着成人的话语权,打着“穿衣自由”的幌子,强势将她们的审美导向“成熟”。

《洛丽塔》初代女主角说过,自己的毁灭就是从出演这部电影开始。

“我14岁出演《洛丽塔》,15岁就成为了一种性符号。

我不认为一个满足成人幻想而走红的小女孩,未来还能走上坦途。”

成人展示性魅力无可厚非,但是当儿童跟“性张力”共存的时候,就是一种罪恶。

在她们一切尚未启蒙的年纪,往她们身上投射欲望,这不值得警惕吗?

某宝上的个别童装店,就喜欢用一些怪异的视角来拍摄模特照。

不出意外地,问答区里出现了令人作呕的污言秽语。

一问一答之间,两个阴暗的成年人默契地交换了自己变态的性幻想。

一些别有用心的商家,还会在商品首页放吸睛的儿童泳装照。

但拉到详情页,你会发现卖的根本不是图上这款衣服。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路人皆知。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这就是一种“儿童软色情”。

某童装店老板就表示,他们平时根本不会让自家孩子穿成模特图里的样子。

之所以这么拍,是因为有人喜欢。

说到底,露背露腿不代表色情,穿吊带或V领也不代表色情。

色情不是某个符号,而是一种实际存在的欲望。

你会在场面盛大的少儿车模大赛中看到;女童们穿着比基尼,像一件件精美的商品,被放上一条通往恶世界的传输带。

你也会在互联网的犄角旮旯里窥见。

各种AI生成的泳装萝莉插画下,意有所指的抖机灵式发言。

这也是为什么我想说,警惕“性化儿童”这件事,再敏感都不为过。

不是反对儿童穿衣自由,也不是挤压全年龄段女性的生存空间。

因为荒谬的就在于:5岁的幼女有穿衣自由,15岁的少女没有。

15岁的李嫣分享泳装照,被痛批“早熟”、“不健康”、“心术不正”。

14岁的黄多多化淡妆,穿了一件露肩的衣服,被指责“14岁就这样打扮,这要是到18岁还得了?”

一边操纵没有判断力的幼女,一边打压正在建立独立人格的少女。

一边觉得把幼女打扮成大人模样是合理,一边以少女在成长过程中的正常发育为耻。

一边指责成年女性的穿衣打扮、舞台动作都会“影响小孩”。

一边又引导小朋友穿成人的衣服、做成人的妆发、摆成人的姿势,美其名曰“穿衣自由”。

而这所谓的“穿衣自由”,或许就像《消费社会》讨论过的:

你以为自己可以自由选择,其实摆在面前的大多数都是既定选项。

不管是几年前风靡的oversize,还是时下流行的BM风,都是上游市场替你做出的决定。

主流审美如此,主流观念也是。

成年人可能都很难意识到,有时候自己追求的穿衣自由,也是一种讨好。

更别说毫无权利可言的幼童。

最后,我们并不想干涉父母给孩子穿什么衣服。

只希望无论是父母还是其他成人,不要往孩童的身上投去有利可图的欲望。

感谢每一个陌生的你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如果喜欢我的分享,可以点赞,在评论区留下你想说的话哦!

被视为家庭“产品”的婴儿:宝宝秀,儿童选美的起源

淘宝儿童选美活动是一种奇特的选美活动。许多家长、粉丝对其追捧的狂热程度不亚于女性选美。近年来,一心模仿成人选美活动的儿童选美,更是乱象迭出。有的家长帮助孩子注射肉毒素去皱纹,有的家长把年纪尚小的孩子打扮出“性别特征”,以突出其美……这种奇特的活动到底发源何处?最近有学者提供了新的考证研究。

20世纪宝宝秀上的婴儿

图片来源:National Media Museum from UK

儿童选美的起源:宝宝秀

一般认为,选美比赛这个创造性的想法诞生于上世纪初。历史上第一次国际性的选美比赛举办于1913年7月。在伦敦,来自英国、法国、丹麦、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女性参与了这次选美。下方照片是各国参赛者在伦敦福克斯托大桥上的合影。

但在选美活动全球开花的今天,儿童选美也成了选美活动中的重要现象之一。从发展轨迹上看,儿童选美活动似乎是派生于女性选美活动。后者在活动举办方式上全方位地影响了前者。但是,根据儿童选美活动学者的最新考证,现代儿童选美活动的发源可能早于女性选美。[1]

Susan J. Pearson

图片来源:Northwestern University

美国西北大学历史系教授Susan J. Pearson是研究儿童选美历史的专家。她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宣称儿童选美的前身之一是十九世纪的“宝宝秀”(baby shows)。她查阅到牧师Theodore Parker的一篇手稿,该文章记录了1854年在俄亥俄州克拉克县斯普林菲尔德的集市举办的一场婴儿表演秀。她认为这场“宝宝秀”表演是儿童选美活动的真正滥觞。斯普林菲尔德的婴儿表演举行后,这个新奇的点子迅速传播开来,随后引起了美国马戏团大亨巴纳姆(P. T. Barnum)的注意。

巴纳姆(1851)

图片来源:Harvard Library

巴纳姆是一个十分善于营销的精明商人,他以夸大宣传各种猎奇事物而发展出了规模惊人的事业。历史上的著名骗局“斐济美人鱼”,就是他一手导演。而婴儿表演的点子在经他之手改造后,摇身一变成为了都市中的时髦消遣。1855年6月,巴纳姆在他的巴纳姆美国博物馆举办了首次宝宝秀表演,这场演出大获成功,吸引了六万多名观众。宝宝秀由此一炮走红。

巴纳姆宝宝秀的海选现场

图片来源:David M. Rubenstein Rare Book & Manuscript Library

当时的宝宝秀从流程上看并不复杂。通过在当地宣传,活动赞助商招募了数十名带着孩子参加比赛的母亲。比赛项目千奇百怪,诸如“最佳三胞胎”或“最胖婴儿”等等。虽然名为宝宝秀,但参赛者的年龄范围却从新生儿到小学生都有。参赛儿童将按年龄和性别不同分组比赛。

比赛评委可能由当地政要、“妈妈团”、医生委员会担任。有时观众们也参与投票。举办方向人们许诺,优胜的孩子将获得巨大荣耀及优厚奖品。这也正是妈妈们竞逐舞台的最大原因。正如作家、前选美评委兼参赛者Elisabeth Blumer Hardy在其著作《选美文化、媒体、社会阶层和权力》(Pageant Culture, Media, Social Class and Power)中所指出的那样:“这种胜利,被视为获得名誉、机会、财富或者‘社交夸耀权’的捷径。”[2] 研究者认为,宝宝秀比赛的动机特征与选美活动极其类似,它几乎已经具备儿童选美的灵魂。

1911年,惠灵顿举办的一次宝宝秀

图片来源:Auckland City Libraries

宝宝秀的发展及影响

如前所述,宝宝秀发源于乡镇,随后又蔓延到都市,成为一项新奇又时髦的平民娱乐。很快,这股热潮也传播到了大洋彼岸。许多贵族家庭也参与到这样的活动中去。《英国医学杂志》(BMJ)一篇1895年的论文留下了这场时尚热潮的痕迹。这篇题为《贵族宝宝秀》(Aristocratic Baby Shows)的论文写道:“没有理由不对小贵族们的体重、体型、牙齿数量等体征进行估鉴。我们应当这样做,正如白教堂区的琼斯夫人对她们的孩子所做的那样。”[3]

译者注:伦敦东区白教堂(Whitechapel)一带在上世纪被伦敦人视作贫民窟。开膛手杰克案件即发生于此。琼斯夫人则指下层女性。

1922年伦敦贝肯汉姆宝宝秀

图片来源:Jstor

作为一场狂热的娱乐活动,宝宝秀的主导者实际上是参赛儿童背后的母亲群体。表面上,在舞台上竞演的主角是儿童,但儿童离不开监护人的授意与指导。他们本身被视作家庭的结晶,被视作母亲的“生养成就”。从这个意义上讲,宝宝秀其实是一次关于家庭、关于母亲的“成就展示”。

学者指出,宝宝秀展示了母亲身份的自豪感,也宣扬了对家庭生活的崇拜。这让客人们有机会奉承女主人育子有道、治家有方。在这种社交过程中,那些所谓的完美、健康的漂亮儿童被视作家庭杰作而得到展示。

但另一方面,走向公众娱乐的宝宝秀也因为对妇女及家庭生活展示过多,而遭到传统价值观的非议。在19世纪的美国社会,妇女仍然被局限在家庭主妇的身份中。美国女评论家Barbara Welter曾经归结阐述了当时美国传统价值观所认可的妇女形象,称之为“正经女性”(Ture Womenhood)。按她归纳,这些“正经女性”包含四种基本品质:虔诚,贞洁,顺从,持家。[4] 在这种传统伦理观念下,妇女本人以及她的家庭生活都不应出现在宝宝秀这样的舞台上。这是宝宝秀在当时遭遇的主要批评之一。

有的宝宝秀更强调科学价值,展现了不少对于儿童的有趣观察。但这也导致了另一负面影响——宝宝秀刺激了臭名昭著的优生学的传播。优生学发源于十九世纪末的英国,是一种以遗传学理论为基础、杂糅各种伪科学成分的‘学科’。优生学宣称,应当通过有效的社会措施,减少人类的低劣基因,保持并增加优等基因,就能够达到改善全人类素质的目标。自奥地利遗传学家孟德尔的基因说面世以来,优生学家开始围绕残疾、先天疾病、精神病等问题,设计优生方案。并且在添油加醋地传播中,优生学发展成为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社会实践运动。

杂志HARPERS WEEKLY在1865年9月16日的配图《我们的宝宝秀》(Our baby-show)

图片来源:HARPERS WEEKLY

二十世纪是优生运动的全盛时期。二十世纪初,一些地方的宝宝秀已经转变成了“更好婴儿”大赛、“更健康家庭”大赛。在优生学拥趸的鼓吹下,狂热的优生运动不断蔓延,并最终走向极端种族主义,成为纳粹德国的理论源泉之一。德国纳粹政府就积极推动优生政策,政府以经济理由将不具生产力的人口以各种方法处理掉,以阻止他们繁衍后代。

在宝宝秀的发展历程中,种族和阶级仍然是一股持续汹涌的暗流。典型的宝宝秀强化了一种白人式的休闲家庭理想。因此,当巴纳姆的宝宝秀声名鹊起之时,一位叫Josiah Bateman的鞋匠则针锋相对地组织了一场“有色宝宝秀”。矛头直指种族主义与人类物化等问题。批评者们将宝宝秀等表演和奴隶制在概念上联系起来,正如Pearson所写到的:“不仅因为他们视人如动物,而且还因为儿童表演代表了市场对家庭的入侵,就像奴隶制一样。”

宝宝秀之类的儿童表演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最终演变为其他形式的各种活动。儿童选美活动就是其中最典型的形式之一。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能够观察到儿童选美与其前身“宝宝秀”的相似特征。而宝宝秀的历史发展轨迹,也仍能为我们提供重要参考,帮助理解令人眼花缭乱的儿童选美现象。

参考文献:

[1] https://daily.jstor.org/darling-or-degrading-baby-shows-in-the-nineteenth-century/

[2] https://www.jstor.org/stable/45177518

[3] https://www.jstor.org/stable/20232526

[4] https://doi.org/10.2307/2711179

[5] https://www.jstor.org/stable/4598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