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夹层过滤器是同滨州夹层过滤器

来源:经济日报

彩涂板产业是山东滨州博兴县拥有近6万名从业者的支柱产业之一,但是彩涂板生产过程中会造成严重的VOCs废气污染。VOCs消灭彩涂板企业还是彩涂板企业消灭VOCs?博兴县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专家问诊、对症下药、政企通力合作……一连串治理措施下来,不但使环境得到改善,还带动了经济效益的增长。

山东滨州博兴县坐落于鲁北平原南部。走在博兴县经济开发区的兴业路上,随处可见林立的彩涂生产厂房和一辆辆装满金属板材圆筒的载重车。在山东富海材料彩涂加工中心,一辆红色半挂车拉着3卷近10吨彩涂钢板,从3层楼高的厂房中驶出。数名工人在生产线的操作台上忙碌着,彩涂板如瀑布般流出生产线。博兴县彩涂钢板生产量占全国的半壁江山,金属板材彩涂行业事关全县的经济发展和就业民生。然而,彩涂板生产过程中产生的VOCs污染问题一直得不到有效解决,越来越严重。

VOCs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英文缩写,是形成臭氧和PM2.5污染的重要前体物。因其种类繁多、来源广,基本无回收利用价值,治理难度非常大。在彩涂板生产线上使用的油漆中,需要添加稀释油漆黏稠度的有机溶剂,这些溶剂会挥发出一些成分复杂的VOCs废气,尤其难以净化、分离和回收。

近年来VOCs已成为影响山东空气质量的重要污染因素,VOCs治理成了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关键。要么是VOCs将彩涂板企业逼入“死胡同”,要么是彩涂板企业彻底整治消灭VOCs,博兴彩涂板产业面临生死关头,必须要改了。2020年以来,博兴县疏堵结合,在VOCs废气的源头控制、收集、处理、在线监控等方面成效显著,全县161条彩涂生产线全部完成达标改造,全年减排3万多吨VOCs。有力推动传统支柱产业转型升级,实现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双赢。

经济日报记者近日来到博兴县走访调查,看看这个难题是如何破解的。

两轮整治未解决的痛点

博兴县共有涉金属板材生产加工企业近200家,金属板材产业年产值数百亿元,是该县五大产业集群之一。据博兴县金属板业商会秘书长韩克刚介绍,金属彩涂板被大量应用于建筑建材行业,以及用作冰箱和洗衣机的背板、医用抗菌板等。因其具有耐腐蚀、抗高温等特性,户外工程房以及国外民居也广泛应用,博兴县的彩涂板产品远销国内外。

然而,VOCs治理却是多年来博兴金属板材彩涂行业发展的环保“痛点”,是此前两轮整治都没有啃下的“硬骨头”。

山东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环科院)高级工程师莫晓洁告诉记者,彩涂板在生产加工过程中要使用大量的溶剂型涂料,一条生产线一年下来能使用几百吨甚至上千吨,使用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挥发性有机物,伴随呛鼻的异味。相对于其他传统行业,彩涂板生产过程中存在VOCs排放量大、高沸点物质较多、难处理等特点。

在彩涂板产业集中的博兴县店子镇,这一问题更加突出。整个镇内聚集了50余家规模不一的彩涂板企业。此前不少村民反映,有的企业因为夜间电价低就加班加点赶订单,工厂周围气味刺鼻,异味飘至数里,群众投诉几乎成为常态。滨州市生态环境局博兴分局副局长王立涛说:“油性涂料散发的气味令人作呕,对周边居民生活造成不良影响。”

其实,VOCs污染问题存在已久。博兴县此前就针对VOCs治理采取过多项措施,然而都没有达到理想的治理效果。早在几年前,博兴县组织企业进行试验,试图用更加环保的水性漆替代油性涂料。但因彩涂板对耐腐蚀、耐高温、耐折叠等特性要求较高,多次试验之后证明,水性漆目前无法完全满足这些特性,不能实现全部替代。

2009年,博兴县对大部分彩涂生产线的炉体进行改造,加装废气催化燃烧装置,提高废气燃烧效率。2017年,针对彩涂生产线废气无组织排放问题,博兴县组织企业对涂漆、调漆等工段进行密闭处理,无组织排放废气问题得到部分解决。“之前这两轮的治理,企业非常配合,收到了不少成效,周边居民的投诉量也变少了。”滨州市生态环境局博兴分局局长高峰说,但是前两轮的治理和整改,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VOCs排放量是减少了,但有的企业跟环保监管部门“躲猫猫”,检查时就开启废气处理设备,不检查时就偷排漏排,还有的企业安装的废气燃烧装置燃烧不彻底,标准不统一。

作为一家参与过治理整改的企业,山东天顺垣精密薄板有限公司负责人马勇感触颇深:“我们企业也知道治理VOCs排放的紧迫性。2017年我就投了七八十万元,引进一套废气处理系统,但是收效甚微。投了钱,效果不好,我也很无奈。”

VOCs治理已成为博兴县当前必须啃下的“硬骨头”。据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大气环境处处长张金智介绍,从山东2018年和2019年的数据来看,VOCs已成为第一大污染因素。2019年年底,山东启动挥发性有机物治理攻坚行动,博兴县板材行业现有设备处理能力远不能满足新规要求,部分金属板材企业被上级环保部门评定为准“散乱污”企业。

金属板材是博兴县支柱产业之一,已经形成较为完备的产业链,事关博兴县的发展大计。在博兴县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李清胜看来,如果取缔彩涂板,博兴整个行业就全完了。“要么是VOCs‘消灭’彩涂板企业,要么是彩涂板企业彻底整治消灭VOCs,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必选题。”博兴县委书记李守江说,作为有着近6万名从业者的支柱产业,全面关停彩涂板产业是博兴不能承受之痛,只能选择彻底整治这一条路。

一企一策开出“对症药方”

整治VOCs势在必行,然而,如何彻底整治是难题。博兴县100多家彩涂板企业发展规模不一,治理现状各不相同,采用哪种技术和设备治理VOCs最有效,没有成功经验可循,没有现成路子可走。

首先要做的就是“开药方”,找到解决方案。博兴县政府通过倡导“一企一策”方式,为全县彩涂板生产行业“问诊把脉”。

博兴县政府聘请山东环科院技术团队开展“一企一策”调研工作,针对百家企业生产线情况、现有环保设施、废气收集系统等有针对性地提出整改意见,实行科学施治,不搞“一刀切”。

莫晓洁认为,解决金属板材行业VOCs排放不达标、异味大问题,需要从原料替代、过程控制、末端治理3个环节对症下药。因为之前“原料替代”失败的经历,山东环科院技术团队将重点放在过程控制和末端治理两个环节上。经过40多天实地调研,他们发现VOCs废气经过过滤处理吸附浓缩后,再通过焚烧可以生成二氧化碳和水,能够达到国家新的排放标准要求。

据此,专家们开出治理“药方”:由于油漆中有机物挥发是造成污染的根本原因,那就把油料挥发过程控制在一个密闭空间内,通过有效收集,将无组织排放变为有组织排放,再设置高效的焚烧系统,解决VOCs达标排放问题。为了能实时掌握、科学监管治理结果,专家建议环保部门设置废气监测系统,实时在线监测企业废气排放情况。

找到解决方案只是第一步,毕竟整改需要大量的“真金白银”。“一条彩涂板生产线整改需要投入250万元到350万元,这对于企业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万一这阵‘环保风’刮过去之后没人再来检查,那钱不就白投了。”博兴县明顺钢板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春峰的想法代表了很多企业家的心态。

对此,博兴县领导带队督导约谈,释放明确信号:整改势在必行。2019年11月,博兴县提出开展金属板材产业VOCs治理设施提升改造专项整治行动,明确要求企业按照《山东省涉挥发性有机物企业分行业治理指导意见》进一步改造提升,涂漆房及调漆房采用“一企一策”推荐的配风、吸风等处理方式,确保VOCs达标排放。

为了打消企业的顾虑,博兴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深入企业调研,确定“扶持壮大一批、鼓励创新一批、整治提升一批、依法依规关停淘汰一批”的工作方法,倒逼企业加快绿色提升改造,着力培植龙头企业、品牌产品。

在整改过程中,博兴县金属板业商会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商会,我们与企业、政府走的都近,在整改中担起了双方的‘传声筒’,将政策传递给企业,再将企业呼声反馈给政府。”韩克刚说。商会先后召开7次座谈会,动员企业参与到整改中;组织企业对接供应商,商讨具体整改步骤,协调整改进度,降低投入成本。

华丰板业有限公司投资500多万元率先安装新处理设备后,商会组织相关企业参观这家整改标杆企业。“别人受到环保限产政策影响的时候,我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发展了很多新客户。”华丰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志国的一席话,让参观者信心倍增。博兴县金属板材行业逐渐形成了共识:晚改不如早改,单干不如齐干,被动不如主动。

走过两次“弯路”的马勇,再次投入100余万元,接受山东环科院专家给其公司提出的整改意见,对生产线进行改造升级。“虽然有困难,但是硬着头皮也得上。”这是马勇的选择,也是很多人的心声。改造后,VOCs有效治理率达到92%,能耗降低20%。此外,产品质量合格率高达99.3%,在客户中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产品成本同比降低4%,销售额比整改前增长15%,实现了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

在当地政府、商会、企业三方紧密配合、通力合作之下,到2020年底,博兴县涉金属板材VOCs治理行业已完成投资近6亿元,完成工艺改造103家企业、161条生产线,并完成在线设备联网107台,以及用电监控805个检测点位、视频监控1088个检测点位的安装与联网。

高峰介绍,“在智慧监控系统上,可以看到企业前3个月甚至半年的数据运营正常与否。用电监控系统,主要是用来监控生产线生产过程中治污设施是否正常运行。同时我们还安装了视频监控,防止企业篡改数据。监控能直接连接到监管人员手机上,可以采取‘点穴式’执法,一旦发现问题直接奔赴现场”。

奖惩分明巩固整改成果

完成整改并不是终点,关键是如何保持整改成果,让VOCs废气排放彻底减少,真正实现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对此,博兴县政府全面落实监管责任,多措并举加大环境监管和执法力度。

在VOCs专项整治行动完成一个阶段后,博兴县成立验收工作组,开展评估打分,对合格企业落实奖补措施、不合格企业停产整治。为了顺利完成对整个行业的整改,博兴县对相关企业进行4级差异化管理,按照优、良、合格、不合格4个级别开展评估打分,成绩优良的企业给予奖补,不合格企业停产整治到位方可复工。

2020年以来,滨州市生态环境局博兴分局先后出动执法人员650余人次,检查企业850余家次,对28家企业正式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书,对114家存在环境违法行为的企业进行立案调查,共处罚金共计823.8125万元,移交公安部门2件。

奖惩分明的推进机制,让整个金属板材彩涂行业VOCs治理得以顺利实施。为了做好达标排放检测,博兴县还聘请第三方公司对企业废气排放系统进行实时监控,开展整改“回头看”等工作,做到整改“防造假”“无反弹”。

高峰说,VOCs治理成效显而易见。2020年博兴县城区达到或优于《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级标准的天数为215天,比上一年增加23天,空气质量改善明显。其中,城区环境空气质量主要污染物PM2.5均值为53微克/立方米,与2019年同期相比改善10.2%;综合指数5.74,同比改善6.4%。记者在博兴县明顺钢板有限公司采访时,正赶上工人的午餐时间,厨师直接把饭菜推到了生产线上,车间里没有异味只闻饭菜飘香。

值得高兴的是,博兴县VOCs治理不但使环境得到改善,还带动了经济效益的增长。彩涂板生产线通过催化焚烧工艺之后,品质上也有大幅提升。“不少企业完成整改之后,向商会反馈了一些好消息。”韩克刚说。比如,华丰板业在VOCs总排放量减少八成以上的同时,残次产品率明显降低;明顺钢板不但品质得到提升,综合能耗还同比下降9%左右。

“VOCs达标排放治理是博兴县啃下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一块‘硬骨头’,让作为支柱产业的金属板材彩涂行业解决了‘成长的烦恼’。可以说,通过这次‘治气’,我们对高质量发展更有底气了。今后,博兴坚决不要污染的GDP,要换道跑出高质量发展的绿色加速度。”李守江说。

(本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金虎)

 

齐鲁网9月12日讯为了进一步加大对重点领域的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力度,积极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山东省检察院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10起环境污染典型案例,并印发《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关于加强新时代生态环境司法保护的意见》。《意见》要求各市院铁检分院要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增强依法保护生态环境的责任担当。突出问题导向,加大重点领域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力度。完善制度机制,全面提升生态环境司法保护水平。严格落实责任,确保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取得实效。

十起案例的具体情况如下:

【案例一】

济南历城区检察院监督立案

山东蓝星清洗防腐公司污染环境案

山东蓝星清洗防腐公司位于济南市历城区郭店办事处,主要业务是对石油炼化换热器等设备进行化学清洗和防腐。2008年至2015年,山东蓝星清洗防腐公司在法人代表姬某某的安排下,由雷某、吴某、姬某某、张某某实际操作,长期将公司在进行设备酸洗和化学镍磷镀的过程中产生的含酸废水和含镍废水,通过铺设在车间底部的暗管向市政管网排放及公司厕所旁的废水池向地下渗漏,共计排放含酸废水和含镍废水490余吨。2015年6月3日,历城区检察院向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区分局发出《要求说明不立案理由通知书》,次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15年11月6日,向公安机关发出《应当逮捕犯罪嫌疑人建议书》,追捕主犯姬某某,并于11日将姬某某批准逮捕。2016年4月1日,历城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被告单位山东蓝星清洗防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20万元;被告人姬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雷某、吴某、姬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被告人张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1万元。4月15日,5名被告人提出上诉。11月26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案作出刑事判决后,历城区检察院及时将该案作为公益诉讼线索上报济南市院。2016年9月23日,济南市院立案审查,并经山东省检察院指定聊城市检察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2016年12月28日,聊城市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将山东蓝星清洗防腐公司诉至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12月19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庭审结束后,检察机关与山东蓝星清洗防腐公司达成调解协议。2018年2月8日,法院经法定程序公告一个月后,作出调解书。该调解书对检察机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并约定山东蓝星清洗防腐公司于签收民事调解书之日起30日内委托有资质的单位修复被污染的土壤、地下水生态环境,期限一年,修复期满时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经有资质的单位出具的评估验收合格报告。若不能按时完成修复义务,则于修复期满之日起10日内赔偿违法排污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的修复费用98万元。

【案例二】

潍坊市寒亭区检察院办理

刘某某滥用职权、污染环境案

2014年9月至2015年3月,刘某某担任潍坊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寒亭区大队副大队长期间,分管城市管理数字化指挥中心,负责城市综合执法,行使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市政管理等事项的上传下达、任务派遣及处理情况反馈等职责。

刘某某明知张某、游某、赵某等人未经审批许可私自排放化工污水,故意不履行相关职责,对污染环境的行为不予制止及进行信息反馈;同时伙同张某、游某、赵某等人,在五里埠村租住院落,并亲自订做、购买钢罐等排污设备,采用挖埋地下管道等手段,私自将排污设备接入城市污水处理管网,排放有毒有害化工污水,不仅对寒亭区污水处理厂造成严重冲击,而且对污水处理厂下游浞河造成严重污染,导致浞河下游昌邑市都昌街办西安村农作物、鱼塘损失严重。经山东省环科院鉴定,本案造成环境损害费8659302元。潍坊市寒亭区院在审查逮捕张某、游某等人污染环境案中发现刘某某涉嫌职务犯罪线索。承办人及时将该线索移送本院反渎职侵权部门。2015年5月22日,寒亭区院反渎职侵权部门对该案立案侦查。同年6月9日,刘某某因涉嫌滥用职权罪、污染环境罪被批准逮捕。2016年7月13日,寒亭区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罪、污染环境罪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80万元。

【案例三】

莘县检察院审查逮捕、追捕

杨某某、侯某某、罗某等人污染环境案

犯罪嫌疑人杨某某在没有处理废酸资质的情况下,经与王某、邵某某预谋,于2015年6月21日,以处理废酸的名义从河南省范县盛源化工有限公司运输废酸50余吨,并倾倒在莘县朝城镇邵庄村东瑞达化工厂院内的水泥池里,导致废酸渗漏,严重污染环境。经环保部门检测,杨某某等人倾倒的废酸属于危险废物,应当认定为有毒物质,造成生态环境损害费用为182.4万元。河南省范县盛源化工有限公司采购部经理罗某、采购部员工侯某某明知杨某某没有处理废酸的资质,仍以每吨废酸处理费300元的价格,将50余吨废酸交由杨某某处置,共计向杨某某支付处置费15342元。2015年9月8日15时,莘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接莘县环保局移送案件线索。同年9月24日,莘县公安局对本案立案侦查。2016年1月15日,莘县检察院以涉嫌污染环境罪批准逮捕杨某某,并追捕侯某某和罗某。8月11日,对杨某某、邵某某提起公诉。2017年3月2日,莘县人民法院以污染环境罪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杨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以污染环境罪判处邵某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六万元。2016年11月22日,莘县检察院追诉漏犯王某,2017年3月24日,对王某以涉嫌污染环境罪提起公诉。2017年6月16日,莘县人民法院以污染环境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11个月。2017年8月25日,对侯某某、罗某以涉嫌污染环境罪提起公诉。2017年12月22日,莘县人民法院以污染环境罪判处侯某某有期徒刑1年4个月,判处罗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

【案例四】

惠民县检察院做强刑事诉讼监督、深挖监管

渎职线索被告人张某某等污染环境案

2014年以来,被告人张某某、张某某、翟某某、赵某某在未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及其他资质证件的情况下,租赁原惠民县第二油棉厂厂房,将7个厂房改造成储存池,并挖置露天土坑,购进废酸水存储于土坑、储存池进行沉淀,将沉淀好的废酸水进行压滤、加热处理,经甩干、烘干生成富马酸。其中滤液、冷却水通过下水道排出厂区,经杨集干沟排至徒骇河水体,将结晶、沉淀酸渣和压滤出的废酸渣、废活性炭堆放在厂区地面。

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被告单位邯郸鑫宝煤化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被告人韩某某知被告人杨某某及其经营的太谷泽钰化工有限公司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仍向杨某某提供该公司生产苯酐过程中产生的顺酸废水。被告人杨某某明知张某某等人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仍将邯郸鑫宝煤化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提供的1000余吨顺酸废水销售给张某某等人。经山东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设计院检验、评估,张某某等人生产所需原料废酸及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沉淀酸渣、压滤酸渣及废活性炭为危险废物;可量化的环境损害为应急处置费用和生态环境损害费用,处置费用为厂区残留废酸、沉淀酸渣、压滤酸渣及废活性炭的处置费用为786.8万元;生态环境损害费用为厂区内受污染的表层土壤处置修复费用1.7万元及渣堆底部炉渣的处置费用(以实际发生为准)。

2016年9月8日,惠民县检察院依法追诉漏犯后,对该案韩某等7名被告人以污染环境罪提起公诉,2017年9月20日,惠民县人民法院对韩某7名被告人均作出有罪判决。同年9月26日,惠民县检察院以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韩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没有并处罚金,属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为由提出抗诉。2018年1月19日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采纳该抗诉意见,依法改判,对被告人韩某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案例五】

五莲县检察院强化审前过滤、依法追诉漏犯

被告人张某某等污染环境、非法经营案

2015年以来,被告人李某某、刘某某、王某某、刘某某、支某某、殷某某在未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的情况下,非法将从小贩手中收购的共计86717450元的废旧电池销售给被告人张某某和吴某某。

被告人张某某和吴某某在未取得危险废物处置资质,未办理环保、工商登记的情况下,先后在五莲县中至镇中至村、峨庄村租赁厂房,将从上述被告人手中收购的废旧电池通过雇佣工人张某某、胡某某等12人(均另案处理)进行土法冶炼,并雇佣雇佣被告人郭某某负责厂房的日常管理和炼制铅锭的数量记录工作。后被告人张某某和吴某某将生产的价值158421500元的粗铅锭对外销售给袁某、杨某某(均另案处理),并将冶炼产生的废物随意排放至厂房内外,造成炼铅厂房院内院外土壤样品受到严重污染。

被告人李某某在明知张某某、吴某某炼铅有可能污染环境的情况下,仍将自己在五莲县中至镇中至村所建的厂房承租给被告人张某某、吴某某,并且积极为两被告人在五莲县中至镇峨庄的厂房的租赁过程中提供便利条件。被告人郭某某、高某、申某某、郭某某在明知张某某、吴某某土法炼铅污染环境的情况下,为其在运输废旧电瓶和铅锭、工厂日常管理和记录炼制铅锭数量等方面提供帮助。2017年3月21日,五莲县公安局接群众举报依法将位于五莲县中至村的炼铅窝点查处,当场扣押拆解好的废旧电瓶芯34.37吨、铅锭18.85吨、铅渣44.86吨、飞灰174.62吨。经山东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设计院环境风险与污染损害鉴定评估中心检验,本案扣押的废旧电瓶芯、飞灰、铅渣为危险废物,炼铅窝点院内院外土壤样品均已受到铅污染,经鉴定院内外土壤所受铅污染分别超过参照标准倍数的326.7倍、384.7倍。

五莲县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与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一致,判决被告人张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被告人吴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被告人李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其他被告人均被判处缓刑,并处八千元至二十万元不等的罚金。

【案例六】

济宁市兖州区检察院追加单位犯罪、注重源头治理

长安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污染环境案

长安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2月28日,住所地济宁市兖州区漕河镇工业园内,法定代表人刘某某,喷漆电泳车间主任李某。2016年11月以来,长安公司为节约成本,将酸洗、电泳过程中产生的废水,未经净化处理,采取以暗管等方式,非法排放至地埋式渗坑及敞开式废水收集池。经环保部门认定该公司排放的污水系国家危险废物,废物类别代码为HW17;废物代码为336-064-17;危险特性:T/C。现场检查时,地埋式废水收集池存蓄废水13.2吨,敞开式废水收集池存蓄76.46吨,两座废水收集池均未做防渗处理。

济宁市兖州区检察院于2017年3月20日受理被告人刘某某、李某涉嫌污染环境罪一案,于同年4月26日依法向兖州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兖州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0日作出判决,判决山东某某工程机械配件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二十万元,刘某某犯污染环境罪,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李某犯污染环境罪,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三万元。该企业法定代表人刘某某亦被取消政协委员资格。

【案例七】

成武县检察院提出抗诉

卞某某等人污染环境案

2016年4月18日23时许,被告人卞某某与王某某(已判决)商议后,带领被告人李某某、李某某及另一司机(姓名不详)分别驾驶豫N46880、豫N56505、皖L05700号危化品罐车至成武县党集镇化工园区污水处理厂与晨辉西厂北门之间路边处,将罐车内含有危险化学品的废水倾倒于路沟内。经青岛市检验检疫技术发展中心检测,废水中苯的含量为1751.5mg/L、甲苯含量为2986.2mg/L、乙苯含量为144.4mg/L、二甲苯含量为2151.9mg,废物中有毒物质含量超标,为危险废物,非法倾倒行为,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

2017年9月1日,成武县检察院以污染环境罪对被告人卞某某等三人提起公诉,2017年10月23日,成武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三被告人在主观方面属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对三被告人均适用缓刑。

案件判决后,经依法审查,认为三被告人在本案中属共同故意犯罪,一审判决对三被告人不以共同犯罪论处,且适用缓刑,适用法律错误,导致量刑畸轻。2017年10月30日,成武县检察院依法对该案提出抗诉。2018年2月26日,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采纳成武县检察院抗诉意见,认定本案三被告人属共同犯罪,均改判为有期徒刑实刑。

【案例八】

日照市岚山区检察院督促区住房

和城乡规划建设局依法履职案

2017年3月,日照市岚山区检察院在履职中发现,岚山区222省道以西、大旺山路以北的区域内堆放着大量污水处理厂沉淀废物和废旧塑料袋、丝网等塑料垃圾,现场一片狼藉,散发着恶臭,严重影响周边群众生活质量,村民怨声载道。经调查,上述区域共占地48亩,系2005年岚山区成立之初没有正规垃圾处理厂时,由岚山区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划定的临时简易垃圾场,但并未经行政许可,未办理用地审批手续,也未办理环境评价审批手续。2011年,岚山区建成正规垃圾处理场后,该区域被封闭,不再允许倾倒垃圾,但岚山区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长期怠于履行职责,在长达7年的时间内不但对原有垃圾没进行规范处理,还“封而不止”,周边企业、老百姓仍然随意向该区域堆放工业垃圾、生活垃圾,致使该区域内垃圾不减反增,生态环境持续处于污染中。

2017年4月7日,日照市岚山区检察院向岚山区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发出检察建议,建议其依法履行监管职能,对该处现场废物和垃圾进行处理,并做好生态环境修复工作,确保生态环境安全。为促进检察建议有效落实,日照市岚山区检察院在该案中探索实施了检察建议公开宣告机制,邀请区人大代表、人民监督员、特约检察员等代表现场监督,以公开宣告的方式向被建议单位送达检察建议书,促使其更加自觉落实检察建议并及时反馈。

岚山区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收到检察建议后依法履行监管职责,第一时间就勘察垃圾堆放现场,制定垃圾处理方案,并专门向岚山区政府进行了请示汇报,通过政府投资项目招标采购程序,由中标公司日照新港市政工程有限公司负责清理该处垃圾。很快,裸露工业、生活垃圾19200方全部被依法处理,并回填土方2000余方,在原存放垃圾区域栽植黑松13000余株,被破坏的封闭院墙280米全部修葺如新,并对院墙外侧的670米排水沟进行疏通。目前,该处的环境污染被彻底清除,生态环境得到修复,有效维护了社会公共利益。

【案例九】

高密市检察院对高密市环保局怠于履行职责

提起行政公益诉讼案

高密市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南洋食品公司租赁高密市密水街道后窎庄村土地用于存放晾晒鸡粪,共占用耕地106亩,其中63亩用于晾晒鸡粪,剩余土地种植农作物。该晾晒鸡粪场为露天形式,规模较大,未采取任何有效防臭气扩散措施,发酵完的鸡粪存放处四周无围挡,成群的蚊蝇滋生,严重污染周围环境,影响附近居民正常生活。2017年8月6日,高密市环保局针对上述违法情形,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南洋食品公司改正违法行为,采取措施防止恶臭气体的排放,并于同年8月24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南洋食品公司处3万元罚款。南洋食品公司虽于当日缴纳全部罚款,但晾晒鸡粪现场并未整改,仍有63亩土地堆满鸡粪,持续散发出恶臭气体,污水流入沟中,形成恶臭黑水坑。对此,高密市环保局未依法全面履行职责,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2017年9月29日,高密市检察院依法向高密市环保局发出检察建议,要求其责令南洋食品公司停工整治或停业整治,并对南洋食品公司未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收集、贮存、处置畜禽粪便,造成环境污染的违法行为,依法履行监管职责。2017年10月27日,高密市环保局书面回复称,已依法跟进监督,但经核查,南洋食品公司仍未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整改,社会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

为督促行政机关依法履职,维护社会公共利益,2018年4月17日,高密市检察院向高密市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要求依法判令高密市环保局对南洋食品公司拒不改正违法行为,责令停工整治或停业整治;判令高密市环保局对南洋食品公司未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收集、贮存、处置畜禽粪便,造成环境污染的违法行为,依法履行监管职责。

提起诉讼后,高密市环保局高度重视,全力督促南洋食品公司进行整改,目前,南洋食品公司已将鸡粪场所堆放的鸡粪全部清理完毕,并对土地进行了复垦,污染现场得以有效整改。

【案例十】

利津县检察院对利津县环境保护局

怠于履行职责提起行政公益诉讼案

利津县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盐窝镇八东村村民崔某某在该村内有一处废弃的棉花加工厂,厂区内存放有大量危险废物。经鉴定,上述危险废物中含有大量的二甲苯,暴露于空气中很容易扩散,危害性极大。2017年4月28日,利津县环境保护局将崔某某涉嫌污染环境案移送公安机关处理,但对现场的危险废物一直未采取任何处置措施,涉案危险废物一直存放于无防渗设施、无防挥发设施的地面上,给周边环生态境造成严重威胁。

2017年9月13日,利津县检察院向利津县环境保护局发出检察建议,督促其对涉案危险废物及时采取处置措施,避免造成更大污染。利津县环保局回复称,已先后向利津县盐窝镇人民政府下发了《关于盐窝镇崔某某处疑似危险废物存放点开展执法行动的函》、《关于盐窝镇崔某某处疑似危险废物存放点督办的通知》等,要求盐窝镇政府按照环保网格化属地监管原则,联系有资质的危废处理单位,签订协议妥善处理,但经现场勘查,院内危险废物至今仍未做任何处理,社会公共利益持续处于受侵害状态。

为督促行政机关依法履职,维护社会公共利益,2018年2月26日,利津县检察院依法向利津县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要求法院判令利津县环境保护局依法履行监管职责,采取有效措施依法处理存放于利津县盐窝镇八东村废弃棉花加工场院内的危险废物。2018年3月30日,利津县法院依法判决支持了检察机关的诉讼请求。

判决生效后,利津县检察院会同县公安局、县环保局、盐窝镇政府就涉案危险废物的处理多次沟通交流,积极协调各方力量,妥善处置涉案危险废物。截至目前,已依法处置涉案危险废物233余吨,社会公共利益得到有效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