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螃蟹多少钱一斤回收与青岛螃蟹

本地海捕蟹热卖,左为“石夹红”,右为“花盖”

青岛新闻网1月18日讯 最近几天,码头上本地海捕的“石夹红”、“花盖”卖出了全年最高的价格,且一上岸就遭疯抢。论个头比不上梭蟹,论价格比梭蟹还贵,这本地的海捕小螃蟹为啥这么受宠呢?

周末的积米崖渔港,本地海捕蟹热卖。个头、蟹钳稍大的是“石夹红”,每斤60元;体格稍小的是“花盖”,45元一斤。这两种蟹子模样差不多,都捕自灵山岛附近海域,纯野生。

商户小胖说:“这个季节蟹子已经冬眠,躲在海底的石头缝里,钓是钓不到的。都是捞海参鲍鱼的潜水员顺手带上岸的,捕捞量很少,每天就几十斤。进入冬眠前蟹子养分足,肉厚实,所以现在是最好吃的时候。‘石夹红’和‘花盖’一斤差了15块钱,看着模样差别不大,但渔民和商户分得非常细,最直观的区别是‘石夹红’的蟹钳明显更大一号。”(青岛新闻网记者 庞为)

肥美的“石夹红”

“花盖蟹”卖到了45元一斤

“石夹红”卖到了60元一斤

“石夹红”的蟹钳比“花盖”明显更大一号

 

 

奇观!

胶州湾浅滩现大量小螃蟹

退潮而出涨潮而没…

目击:“蟹小鬼大”喜欢集体出动

红岛国际会展中心南侧2公里处是一片浅滩,也是“爬蚂蟹”集中生活区,上午10时,随着潮水退去,小家伙们就出来活动了。

在一片片裸露的浅滩上,远远望去,密密麻麻一大片,如果不是在爬动,很难认出这是一个个小生命。近了,才看清它们的模样,两根“天线”高高竖起,特别醒目,顶端是两只眼睛,所以又叫“大眼蟹”。

记者来到海滩边,一时间,密密麻麻的小螃蟹突然不见了,只留下一个个密集的小洞。“它们很警觉,一有人靠近就迅速钻进窝里,那些小洞就是它们的窝。”附近养殖户苟敬诗说。

“爬蚂蟹随着潮水涨落活动,涨潮时钻进洞里,落潮后集体出动觅食。”苟敬诗说,在胶州湾沿线浅滩上,这种小螃蟹一年大部分时间都能看到。

它们“喜温不喜凉”,冬季时,天气冷、水温低,它们会在附近的浅滩淤泥上挖好洞穴钻进去,再将洞口用泥沙封好,以此作为自己的过冬场所。等到来年春季来临,伴随着水温回暖,它们又钻出泥沙集体觅食。

每年麦收季节,

是“爬蚂蟹”最活跃的时候,

放眼望去,

密密麻麻分布在浅滩上。

如果人坐在岸边不动,几分钟后,小螃蟹们又陆续开始出动了。

先是探出两只眼睛,一番观察后,慢慢冒头,然后迅速爬出小洞。只见它们时而觅食,时而“跑步”,时而争斗。

有时,三两只撞到了一起,还会互相挥舞起自己的钳子,将对方身体或腿部夹住,似乎在打闹嬉戏,又似乎在较量。

如果有风吹草动,它们又会闪动着两只萌萌的大眼睛,快速地跑到一边,钻回洞穴中。

讲述:胶州湾浅滩小螃蟹有多种

苟敬诗说,其实“爬蚂”是当地人对胶州湾内自然生长的这类小螃蟹的统称,类似小螃蟹还有很多种。

其中,与螃蟹外形最为相似,同样拥有2个细长的长钳,体型略微偏大,身子更为偏圆的被称为“老爬蚂”。

还有一种身体呈红色,长有红色长钳的叫做“红甲”,另外还有一种蟹盖呈紫色的叫“独路”。

“这些爬蚂主要分布在胶州湾的各种浅滩淤泥上,还有部分生长在虾池进水沟附近的浅滩处。”河套渔民罗代孟说,爬蚂主要以腐烂的鱼虾等腐蚀性食物为食,喜好雨水。每当下过雨之后,浅滩上的爬蚂便成群出来觅食,场面十分壮观。

不过,

不同小螃蟹的习性也略有不同。

像“红甲”喜欢白天出来觅食,

晚上很少能看见。

而“独路”则恰恰相反,

习惯晚上出洞觅食。

记者了解到,爬蚂学名日本大眼蟹,为沙蟹科大眼蟹属的动物,分布于日本、朝鲜西岸、新加坡、澳大利亚以及中国沿海,生活环境为海水,常穴居于近海潮间带或河口处的泥沙滩上。

上世纪青岛海滨几近绝迹,随着环保治理生态向好,日本大眼蟹重新大规模现身。

回忆:以前用来充饥现在成美味

作为胶州湾盛产的小海鲜之一,

爬蚂蟹与当地较为出名的

泥蚂、蚝艮、末货等海产品一样,

成为不少当地居民记忆中的一道特色菜。

“记得小时候,每到春夏季吃过晚饭,小伙伴们就会拉帮结伙到浅滩上抓爬蚂,赶上下过雨,打开手电一照,密密麻麻的小螃蟹全都在地上跑。”罗代孟说,大家一起抓,不用两个钟头,就能抓满两大桶。

“小时候家里穷,爬蚂就是最好的调味菜。”苟敬诗回忆说,每次收完地瓜,母亲就让他到海滩抓上一桶小螃蟹,回家用石墨碾碎了,加上盐腌制,类似于制作虾酱。吃的时候,咬一口馒头就一口爬蚂酱,咸中带鲜,美味极了。不过,那时小孩子是不能随便吃的,要让家里的长辈先吃。

抓好的爬蚂带回家,既可以用清水煮,也可以做辣椒炒蟹,还可剁碎与鸡蛋一起炒或者腌着吃。

最绝的是裹了面油炸,炸好的爬蚂呈金黄色,一口下去,又香又脆。爬蚂蟹肉质很少,现在生活好了,吃的人也少了。不过市场上也有卖新鲜爬蚂的,四五元一斤,很多被饭店收购了去,吃过了大鱼大肉的食客们,也算是尝尝鲜。

来源:青岛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