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网购物童装和淘宝网童装羽绒服可以

疫情当下,各行各业都或多或少受到影响。纵观母婴行业,根据ECdataway数据显示:2020年1月份相关类目线上规模较上期降低8.6%。此前2019年全年相比于2018年全年,行业整体的增长率在17%,如此看来,此次疫情对行业的影响确实很大。聚焦到童装市场。YTD20相比于YTD19,下降6.8%,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阿里平台”一直在童装的线上销售平台中占据主要地位。童装线上份额的90%以上都集中在天猫和淘宝,疫情期间,这种格局依然不变。2020年1月份,淘宝占比45%,天猫占比48%,其次是京东。

虽然受疫情影响,各平台各品类都有比较明显的下降趋势,但是根据ECdataway数据显示:京东的童装类目在2020年1月份出现了比较高的增长,增长率为56.1%。这主要得益于京东的物流体系,自营店铺的物流优势在疫情之下就显现出来了。

各品牌线上格局:整体增长,全棉时代脱颖而出

根据DATA iNSIDER数据显示:服饰配件类目在此次疫情中受快递影响比较明显,2020年相较于2019年整体流量增幅有26.7%,但是发货量整体下滑了60%以上。在疫情面前,社交场景少了,人们对于服饰配件采购的热情也逐渐减弱,此类目的访客热度受疫情影响下滑较严重。

童装和此类目有很多相似之处,随着儿童社交场景的越来越丰富,童装也不再仅仅是解决温暖问题的必需品,所以童装市场同样受疫情的影响比较大。但是根据童装观察得到的数据显示,大部分品牌还是有明显增长的。

根据ECdataway数据显示:2020年1月份线上市场份额排名前10的品牌分别是:巴拉巴拉、南极人、戴维贝拉、迪士尼、辰辰妈、安踏、Mini Peace、波司登、Gap、Zara。

其中除南极人和戴维贝拉、Zara增长率下降之外,其余品牌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南极人下降,客观来说,受疫情影响比较小,随着消费升级以及消费者观念更新,其经营模式的弊端逐渐显现,增长率下降是情理之中的;戴维贝拉增长率下降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由于戴维贝拉主要的销售都在线上,一旦快递受到影响,这种下降会非常明显。二是由于近两年mini balabala的出现,对标戴维贝拉,让其业绩受到影响;Zara出现负增长率,是快时尚逐渐衰败的一个缩影,再加上受疫情影响。

其余品牌都呈现增长趋势,值得一提的是波司登。波司登作为传统羽绒服品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频繁“跨界”,男装、女装、童装……逐渐脱离主业,业绩受损。在近两年,回归主业,专注各个人群的羽绒服研发与销售,又凭借国潮走在时尚前沿。也正是因为回归羽绒服主业,在这次疫情中得以“逃过一劫”。疫情期间本就是羽绒服销售的淡季,企业早就有应对淡季的策略,所以并没有因为疫情产生更大损失。

同许多服装品牌一样,充分利用社群、短视频、直播等形式“高调带货”,利用微商城等线上平台承接业务。并且在疫情期间捐款3亿,近日亮相伦敦时装周,这些举措都让其在这个特殊时期,知名度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

巴拉巴拉、安踏、Mini Peace等都转战线上,掀起各具特色的话题,增强线上服务,所以童装的线上销售额有增长也是情理之中。

另外一个不在TOP10中出现的品牌,但是在今年1月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高增长,超越此前的小黑马mini balabala等,那就是全棉时代。

全棉时代这次脱颖而出,成为1月份线上增速最高的品牌,达232%。据童装观察所知,全棉时代的母公司是稳健医疗,在中国的医疗敷料市场中,稳坐前三的宝座。在这次疫情中,稳健医疗更是发挥出了其天然优势,加班加点生产口罩、防护服等医用物资,在尽力供应医院之外,也陆续放出一次性口罩给消费者,这也带动了其他品类的销量。旗下子公司全棉时代,主要生产棉柔巾、婴童装等母婴用品,所以此次疫情,全棉时代的婴童装也被大众所熟知,线上销量提升。

疫情当下,大家都在求生自保,平时的功夫是否到位,决定了“战时”能否逆势向前。就童装行业来看,下滑是肯定的,但是很多品牌线上销售额上涨也是事实。我们必须做好随时应对可能出现挑战的准备,母婴行业观察开启以“母婴企业如何具备反脆弱能力,在危机中蜕变成长”为主题的系列线上公益大课,今晚8点,我们邀请到了资深婴童人王怡峻,成功操盘巴布豆、迪士尼等卡通品牌羽绒服,并将Hello Kitty等卡通品牌引入内地市场。

 

原标题:儿童羽绒服销售旺季来了!雪中飞KIDS暴涨796.3%,保姆鹅、优衣库热销
夏天的防晒衣,冬季的羽绒服,都各自孕育了一个大市场。随着新一轮的寒潮来袭,人们纷纷开始购买防寒物品,国庆期间羽绒服销量环比涨幅超140% 。

羽绒服热销,部分企业开始出现招工潮

据央视网财经频道报道,在国庆期间,消费者在天猫淘宝平台上购买羽绒服需求环比增长140%。更有江苏常熟的羽绒服商家表示,寒潮突袭及双11临近,让他们提前进入了紧张的销售节奏,今年备货10-20万件羽绒服,备货量相比去年翻倍。

有统计显示,全国60%的羽绒服出自江苏常熟。它是中国纺织服装之都,以羽绒服和休闲男装为主,是苏州服饰产业带的一部分。

在某电商平台,女式羽绒服的销售同比增长翻倍,儿童羽绒服同比增长5倍以上。由于商品热销,备货压力加重,部分企业开始出现招工潮。

羽绒服在平台端热销的同时,也带动了产业端的升级。据天眼查APP显示,我国目前有过万家“羽绒服”相关企业,今年还新增了超200个“羽绒服”相关实用新型专利申请信息,比如在羽绒服服装技术方面,关于“动态延展透气结构羽绒服”专利通过设计服装结构,实现人体与服装之间的热湿平衡管理;在面料方面,关于“一种防污易清洗型羽绒服面料”专利能实现自清洁功能,避免防污涂层破损或者脱落,提高羽绒服整体的防污性能等内容申请。

雪中飞KIDS暴涨796.3%,
Nanny Goose/保姆鹅、优衣库热销

一直以来,童装羽绒服这一细分赛道备受各玩家关注。爱魔镜数据显示,截止2022年9月,在天猫、淘宝电商平台上,雪中飞KIDS、保姆鹅、优衣库、巴拉巴拉、mini peace…..儿童羽绒服品牌均迎来热卖,且童装羽绒服TOP20品牌均呈现不同的增长态势。

从整体1-9月数据来看,在定价方面,儿童羽绒服售价占比最高的还是介于0-252元之间,为56.2%,其次是在252-504元之间,占比为31.18%,而超高端高于1260元的商品仅占1.57%。这也从侧面反映,与成人相比购买上千元的羽绒服不同的是,随着儿童不断成长,换衣频繁等因素叠加,在购买需求上,消费者更倾向为性价比、舒适的儿童羽绒服买单。

在市场份额上,巴拉巴拉线上规模同比增长61.6%,并以8%的市场占比位居首位。其次老牌羽绒服品牌高梵、波司登分别占据总市场规模的4.2%、3.5%。

一羽绒服从业者曾表示,相比其他服装生意,羽绒服市场比较特殊,虽然全国二、三线品牌很多,但享誉全国的一线品牌并不是很多,大牌往往确立了一些高标准的行业规则,压制小品牌在线下市场“出不了头”。知名的童装羽绒服品牌更是少之又少,更多是成人服饰延伸,诸如波司登、高梵、鸭鸭,以及童装品牌全品类布局如巴拉巴拉、Dave&Bella(戴维贝拉)、MQD等。

与此同时,运动服饰领域的原材料“内卷”趋势也早已刮到羽绒服领域。如巴拉巴拉2022羽绒服轻便系列,选用温暖0压、三防(防水、防油、防污)科技面料技术,给孩子提供最舒适的温暖保护。Minipeace在面料防护上选用4级强防水功能的T8面料、肤感三防面料,防水防污防油,以及采用的羽绒服还含有 “诺贝尔奖得主”石墨烯材料,永久抗静电、永久抗菌。

而波司登则是再次跨界打破羽绒服传统定式,将卫衣、针织等单品与羽绒结合,融合创新保温面料、超轻裸肤面料、奢侈品级优质鹅绒、德国防绒针技术、智能防寒工艺 5 大轻暖科技,尝试将百年时尚单品、创新羽绒拼接、艺术化绗线设计等纳入对轻薄羽绒服的设计创新。

波司登在主品牌高端化趋势下,副品牌雪中飞凭借性价比与品牌力在大众市场中受到广泛认可,线上业绩更是表现亮眼,截止9月,波司登旗下中高端品牌雪中飞KIDS线上销售规模暴涨796.3%。另外,Nanny Goose/保姆鹅线上消费规模同比增长210.3%,而在日本市场实现“三连增”的优衣库,其Uniqlo/优衣库羽绒服相关产品线上销售规模同比增长208.7%;Disney baby线上规模增长 200.2%。

伴随多地降温,大部分商家已经开启了羽绒服销售,童装羽绒服赛道竞争已趋近“白热化”,不少品牌创新研发面料和填充羽绒等原材料,提升行业竞争力。在这个销售旺季,童装羽绒服品牌竞争格局又会发生哪些变化,让我们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