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网韩国男士t恤及韩国tvn韩剧在线观看

时光网讯 近期,韩国演艺界爆出一则猛料:30代(30-39岁)顶级男演员刘亚仁自2021年起,涉嫌长期注射异丙酚。异丙酚是一种短效静脉麻醉药,在韩国一般被用于整容手术,河正宇、朴诗妍(国剧《宝莲灯》中饰演三圣母)、三星掌门人李在镕等,都曾因非法注射异丙酚被罚款。韩国自2001年起,便将除特殊医疗外的异丙酚注射,定性为吸毒。据韩媒2月10日的消息,刘亚仁尿检结果出炉,大/麻检测呈阳性,异丙酚检测呈阴性,警方将扩大调查。

警方表示,大/麻一般在吸食7到10天后就无法通过尿检测出反应,由此可以推断,刘亚仁最近有过吸食大/麻。警方目前已没收了刘亚仁的手机,将展开数字取证。刘亚仁吸毒,这在整个亚洲娱乐圈,都可谓是一枚重磅炸弹。目前,刘亚仁经纪公司正在配合警方调查,也有韩国媒体预测,这次事件可能会掀起对韩国演艺圈的大规模搜查。

事件爆出后,不熟悉刘亚仁的观众在社媒发问:论成绩,刘亚仁可以对标国内的哪个演员?有两个回答比较火,一是“易烊千玺的流量加张译的演技”,二是“年轻时的梁朝伟”。乍看夸张,实则有一定的道理。

1986年出生于韩国大邱的刘亚仁(原名:严弘植),17岁成为演员,从影20年来,拿过12个影(视)帝奖,是韩国三大电影奖(青龙、大钟、百想)常客。熟悉韩国影视地标忠武路的都知道,忠武路有三马车(宋康昊、薛景求、崔岷植)、四小生(刘亚仁、金秀贤、宋仲基、李帝勋或李民基)。

早前,因外形条件和影剧风格,刘亚仁在四小生中吊车尾,但随着影剧奖项的加持,刘亚仁一跃成为四小生中的领跑者,顺利跨过偶像剧边界,艺能身份逐渐与忠武路电影咖前辈持平。

刘亚仁拿的奖,含金量都非常足,没有“刚好同届对手都很弱”的运气成分。他以《六龙飞天》夺得百想视帝时,对手有《信号》里的赵震雄。以《思悼》首封青龙影帝,对手是宋康昊(《思悼》)、李政宰(《暗杀》)、黄政民(《老手》)。以《无声》二封青龙影帝、首夺亚洲电影大奖影帝时,对手包括李秉宪(《南山的部长们》)、张译(《一秒钟》)、役所广司(《美好的世界》)、林家栋(《智齿》)等。

有意思的是,李政宰是史上最年轻的青龙影帝(1999,27岁,《日出城市》),刘亚仁是第二年轻的青龙影帝,但刘亚仁两封青龙,都击败过李政宰(《暗杀》《从邪恶中拯救我》)。

刘亚仁的演技由两个部分组成,身为演员的觉悟及体察角色的天赋。他为《思悼》不惜让头硬磕石头地面,直至头破血流,为《无声》增肥30斤,这些属于觉悟的部分,依靠努力与信念即可做到,还不是他领跑忠武路小生的主要原因。

他真正的实力,在于化身角色的共情力量。《思悼》中,有这样一场戏:朝鲜李氏王朝皇帝英祖(宋康昊 饰)坐在世子李愃(即思悼王子,刘亚仁 饰)后面,看世子主掌政事。刘亚仁,宋康昊,子与父,一前,一后,两张脸,一张银幕。

宋康昊自是将英祖“垂帘听政”的压迫感诠释得力道千钧,刘亚仁则在这千钧压顶之下,通过表情的微张、眼神的恐慌,将世子想开口断事,却又不敢妄言,虽不敢妄言,却又必须猜度父王意思断事的傀儡之惧,演绎得入木三分。相比宋康昊的老道,刘亚仁更多一丝细、韧。所以,刘亚仁的演技,都是和韩国顶级实力派演员,硬碰硬碰出来的。

刘亚仁之所以有如此演技,是因为他遵循自己的欲望。2014年的韩剧《密会》中,刘亚仁饰演20岁的钢琴天才李善宰,他爱上了40岁的艺术财团企划室长吴惠媛(金喜爱 饰)。善宰很穷,但他的贫穷与天才,不是刘亚仁表演的重点,刘亚仁的重心在他的年轻与炽热。所以在导演暧昧、泛光的镜头中,经常可见被放大的刘亚仁的身体细节,以及他与精装贵妇人互动时的情绪幽密。刘亚仁由此舒展出自己独有的气质——一种“热气腾腾的性感”。

《密会》《思悼》《无声》《燃烧》……这些作品中的刘亚仁,生存境遇都是压抑的,但其精神状态却是喷薄的。刘亚仁的身体形象结实、少年感十足,但也因为角色类型而不得不承担灵魂的虚妄。在压抑与喷薄、结实与虚妄之间,他成为了韩国影视中一个欲望的样本。比如《燃烧》中,刘亚仁的戏眼并不在结局那场雪地的裸露中,而是他在局促的租屋里,对着远处的首尔塔自渎。

首尔塔耗资150亿韩元,代表的是韩国的现代与未来,显然,刘亚仁饰演的底层青年既抓不住现代,也去不到未来。这个镜头,是通过性来传达底层青年在韩国出人头地的欲望与幻想。这种表达,有赖于导演李沧东的设计,但刘亚仁本身的欲望气息,是使这场戏成立的关键之一。

再看《无声》。刘亚仁饰演收尸人泰仁,是个哑巴,全片无一句对白。增重30斤,不是导演要求,是他自己对角色的领悟。泰仁那永恒的卑微、短暂的幸福,竟与一个肥嘟嘟的身体相得益彰,为何?因为这样的外形,往往给人迟钝、缓慢的错觉,当影片最后,他把人质小女孩送到学校,转头狂奔,脱掉西装,窘迫、激烈中透出的心之颤栗,才能与外形错觉构成最强烈的反差。故而,刘亚仁总是在利用自己性感的身体,诠释那些根源自韩国阶级差异、藏都藏不住的各式欲望。

凭《无声》获封青龙影帝时,他的获奖感言同样融合着谦卑与欲望——“我随时准备着被任何人使用,请尽情使用我吧!”

加之此前他不顾韩国保守的社会环境,在社媒发布和另一男子的亲密照片,基本算是公开出柜,可见戏里戏外,刘亚仁对待欲望都很诚实。在竞争激烈的韩国演艺界,这份诚实,使他拥有了足够的辨识度。

刘亚仁的身份不只演员,他是一个艺术和现实的综合体。他创办了时尚杂志《Tompaper》,担任自创潮流品牌Studio Concrete艺术总监,品牌下的一款数字T恤,用1到10代表不同的心情,比如不想上班,穿4号,心动,穿9号。用他的设计理念来说,“我的心情不再写在脸上,而是穿在身上”。

刘亚仁爱读书,书单层次不俗,如《草枕》(夏目漱石)、《天、风、星星和诗》(尹东柱)、《月宫》(保罗·奥斯特)、《一周内弹钢琴炉火纯青的方法》(应是为拍摄《密会》准备)等。

他也写诗,如——

诗应该要在这个狂气的世界上以最干练的美妙姿态发狂

花儿,天空,石头,现在就不要再管这些了

在涌进凌晨4点的吐泻物中畅游吧

将美丽书写成美丽,这便是所有诗人的原罪

欣然地爬上都市的屋顶吧

成为狂人吧,让诗成为诗,去折腾吧。

(选自刘亚仁诗歌《以诗人身份活着的人们》)

此外,他曾捐出1亿韩元成立基金会,帮助弱势儿童。他说:“当金钱可以填满欲望之后,剩下的那些钱,我认为要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此时,关键词出现了——填满欲望。演员、设计师、诗人、饮食业者……刘亚仁在多种身份、多面人生中,都获得了名、利、爱情等各方面的满足,欲望的阈值一定会提高。为满足、遵循欲望,沾染毒品,可能就成了一条铤而走险的路。正如他在《老手》(2015韩国票房冠军)中饰演的富二代赵泰晤,欲望满载后,便从毒瘾、暴力中去挖掘欲望的新鲜感。

神奇的是,《密会》和《老手》是同一时期拍摄,钢琴穷小子和暴力富二代,同样都是欲望的化身。刘亚仁在相当自如的角色转换中,似乎在为自己戏外的人生量体裁衣。身为公众人物,理应更加珍惜羽毛,珍爱生命,远离毒品。本是韩国最具前途的天才演员,刘亚仁却在追寻欲望的同时,被欲望裹挟,最终走上一条不归路。无论有怎样的理由,吸毒都会为他的演艺生涯蒙上一层阴影。真是令人惋惜,亦令人唏嘘。

作者:县豪

 

一部划时代的剧的标志是什么?

就是在它完结后。

大家仍然会不断提到“××版《×××》”。

关于这个说法,Sir听到最多的还是——《请回答1988》。

迄今为止,豆瓣评分人数最多(60w),评分最高的韩剧(9.7)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部国产剧被说拍得像它,像它,像它。

这部剧的魔力到底在哪?

播出5年后,我们还是看不够《1988》

01

结局不是完结

无须多介绍,《1988》可能是“汉化”最成功的韩剧。

韩国tvN自2015年11月在周五周六晚播,隔年1月才播完。

这期间,中国观众也同步追剧,揪着蛛丝马迹,老公猜得不亦乐乎。

在它之前,两部请回答系列《1994》《1997》收视傲人,加上又是同一班底,作品少而精的导演申源浩,和综艺编剧成功转型的李祐汀再联手,《1988》果然创下当年有线台最高收视。

每集近1个半小时,从1988年9月的一个寻常傍晚开始,切开双门洞那让人无法逃离的魔力日常。

一想起来,记忆里首先出现的是这一幕,几个妈妈站在家门口,用分贝一个个把躲在阿泽房间里的孩子揪回来吃饭。

《1988》完结了吗?

它其实更像我们心底的一段往事,没有确切的起点,也没有标志性的大结局。

最后一集,“再见我的青春,再见双门洞”。

重头戏是双门洞唯一一场婚礼。

善宇和宝拉结婚。

五家人和朋友坐在了一起,看着德善爸爸和善宇妈妈最骄傲的孩子手挽手。

一场婚礼照出了胡同里两个最坚硬灵魂的柔软。

成东日和成宝拉,一个嬉笑怒骂大咧咧,仿佛没心没肺,一个脾气暴躁性格执拗。

明明都是温柔的人,面对彼此,偏偏别扭生硬。

饭桌上,妈妈做了父女俩都爱吃的泥蚶。

一个犹犹豫豫地夹菜,一个直截了当地回绝。

李祐汀还是厉害,用一团鞋里的卫生纸,逼出女儿的愧疚和成熟。

父女俩的两封信,也彻底划开了这对父女之间个性的壁垒。

胡同里的第一个孩子,结婚成家。

双门洞对于这五家人来说,也变得越来越拥挤和不便。

1999年的首尔,公寓越来越流行。

善宇结婚,肯定是搬出来住了,年少暴富的阿泽自然也会紧跟其后。

时间不就是这样,它推着你往前走,同时也推开了和你一起走的人。

遇到喜欢的剧,Sir也会去搜花絮。

但《1988》的花絮不像是剧组日常,更像是那个年代的纪录片。

他们好像真的是生活在双门洞的一群人。

官方花絮记录了20集的婚礼现场。

正片里是婚礼从准备到仪式开始、度蜜月等各种正常流程。

但花絮呢,捕捉的都是婚礼流程的每一个间隙。

大堂外头,是被派出来帮忙的余晖和阿泽(谁让他最不怕冷),眼看宾客快坐齐了,他们还在一起玩。

婚礼快要开始了,镜头扫进了大堂。

机灵的德善朝镜头打招呼。

正峰正在给女票喂海螺包。

正焕妈带着儿子在婚礼候场区调侃。

顺便被喂了一嘴豹子女士和金社长的狗粮。

你看这画面,能分得清谁是正片,谁是花絮?

在第20集播完后。

《1988》还在不断产生新的“剧情”。

演员们录综艺节目,柳俊烈看到罗美兰。

人还没下车呢就隔着车窗笑着喊妈妈(欧麻),一见面就是个熊抱。

那高兴得脸皱成一团的“丑样”还被老妈吐槽了。

罗美兰跟着几位妈妈和爸爸约吃饭,一进门,豹子女士也只看得见自己那冤家。

“老公”也是脱口而出。

其他妈妈更不用说。

聊天必比娃。

谁家孩子最好?

统一队形,“我家的”。

成东日接起惠利的电话第一句都是“是粑粑”。

喂她吃牛肉时也不遮掩地提醒“嘴张小点啦”。

连最小的珍珠也是。

2年后珍珠上节目见到善宇,径直跑向他。

哥哥呢,也直直地盯着妹妹。

胡同里的这几个小孩,5年里也私下聚过不少。

(罗英锡还把几兄弟从庆功现场拐去非洲录综艺)

合作完一部戏。

好像他们彼此也共享了一段人生。

双门洞的那些人没有消失。

走入各自的生活中,像你和你的朋友、父母一样的人。

02

家人可以选择

最近珍珠上热搜了。(不是丁真的那一匹)

小演员珍珠一张近照,就冲上了中韩两地热搜。

眼看她长大了,多像我们留不住也回不去的旧时光。

《1988》是一卷家庭录像,家长里短的鸡毛蒜皮拍得生动有趣,塑造出一个个迥异又饱满的人物。

在《1988》选角时,当时《请回答》已经交出两部大火作品,所以不愁找不到名演员。

可导演组还是坚持选角,且只有一个原则:适合

曾经画风是四肢灵活身段曼妙的女团门面的惠利,绝对想不到,自己能被选上演德善,竟然是因为自己最不爱豆的一面。

真实生活里的德善,大咧咧的,一点都不怕生。

笑起来分贝贼拉响,搞得跟她第一次见面的妈妈李一花还暗自为她担心,“怎么说也是演员,也是公众人物”……

脑子里也一根筋,做节目被问被选上时啥感觉。

主持人给了得体的提示:会不会“既担心又兴奋”?

她倒好,不下台阶。

直接承认“其实只有狂喜哈哈哈哈”。

不止性格像,德善的经历,也和惠利本人同步。

比如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五个人挤在房子里,直到中学后才有所改善。

比如拍德善最喜欢的奶奶去世前一天,惠利的奶奶也走了。

这种奇妙的勾连,也不止她。

阿泽,试镜时拿的是《1994》里七封的剧本,那是七封给妈妈写的一封信,他的试镜内容是要念信。

每次念到“妈妈”时,他就忍不住哽咽,嘴里要很费力才能发声。

嗓子眼堵着,他念不动。

妈妈在他小学4年级就去世了,那两个字里,装了太多委屈和想念。

“好想妈妈啊”

朴宝剑本人私下个性很温和,从不说脏话。

但熟悉的人知道,他很有决断力。

他们一起去非洲旅行,善宇想贪杯,被他严厉拒绝,原因是耽误第二天工作。

还记得阿泽的B面吗?

喝牛奶、生活自理能力不强的废柴外皮下。

胜负欲极强,游戏要赢第一,围棋要当冠军,喜欢的女孩要宠到底。

(唯一个性差距大了点的就是成宝拉,宝拉前期是霸道凶得过分了哈)

演员选好了。

如何让他们看上去,真的像一家人?

花时间,等。

还不像的地方,照着演员的特质去微调:

“如果发现非常适合演员的部分

就会修改角色特点

让演员最大限度看起来有魅力”

可能还有人不知道,胡同里这五家人的长辈,都把自己的真名给了角色。

德善他爸成东日还被导演要求,“去片场前千万别看剧本”。

因为他的各种即兴都极为精彩。

灵巧的眼波,贡献无数台词外的笑点。

灵动的双足,塑造了一万种下班打(踢)卡(煤球)姿势。

△ Sir保证,德善爸在20集里每一次下班动作设计都不同

胡同里的三金花就更不用说了。

大姐豹子女士罗美兰是狂野挂,说话直爽,最烦矫情。

最有钱,审美和行事最简单粗暴。

常年套着一件豹纹针织衫,下身还得来条碎花睡裤。

意大利面,能给你整成韩式手拌面;汉堡牛排,能给你煎成排骨。

二妹李一花最文静,最少女。

还记得德善家地歪,从柜子底下捞出了一个粉色内内时,德善爸妈有点不好意思吗?

看得出那粉色内衣就是德善妈妈的了……

妈妈很温柔,衣服呢,也以纯色和看着舒适的(仿)羊绒为主。

对孩子全身心付出,说话和和气气。

小学毕业,虽然没啥见识,口才也不怎么利索,胆子小。

可遇到娃出事,她就恨不得化身神奇女侠。

听到学习不好的儿子想当歌手,她忍不住想起自己年轻时也去参加过歌唱大赛。

那时候被老妈的一盆凉水浇醒了。

她也把这盆凉水,如数给了儿子。

小妹善英可以说综合俩姐优点。

特别能唠,简直饭局活宝。

有她在,天就不会聊死;每一个笑话,都能等来笑声。

这仨聚一起(做姐妹),18禁是保留项目。

他们之间的微妙反应。

甚至比很多家人之间还亲切,比大多数的邻居都热心。

我们用《1988》寻找着过去的邻里氛围,弥补着自己原生家庭的各种缺憾。

我们看不够他们的家长里短。

就像是认了一群远房亲戚。

当年代、怀旧成为了套路,国产剧在用各种“时代的眼泪”或“集体记忆”,急吼吼地戳我们泪穴的时候。

是否忘记了。

《1988》这个和我们语言不通,离得十万八千里的故事,究竟是什么连接了我们记忆里珍藏的角落?

人情味,人情味,还是人情味。

03

欢迎你到双门洞做客

不知道你们发现没,五户人家很少按门铃。

因为住的太近了。

稍微远点的,嗓门拉高绰绰有余;隔得近的,索性就趴在墙头、隔着栅栏直接聊。

但即便是这么用不着的道具,剧组也花了心思。

家境差一点的善宇家,门铃是简单的按钮,声音是最标准的“嗡~嗡~”

家境最富的正焕家,门铃外观奢华,声音也是定制版,一声声的鸟叫——就是当年正峰彩票公布时的BGM。

仔细看会发现,每家每户的门铃长得都不一样,各有风格的同时,又和每家的家庭状况很配合。

家中的一切道具,不为还原年代,不为符合史实。

而是可以让你,在里面真的生活。

房间里摆着的游戏机,也能开机直接玩。

比如第5集妈妈手上在勾的毛线织品,之后就替换了客厅电话下白色蕾丝桌垫。

比如11集罗美兰让老公下班回家霸道点,多买点豆包。

这一集的中间就能看到阿泽家的晚饭也是豆包。

但凡看过《1988》的人,绝对最讨厌这种探班:

韩国综艺《TAXI》赶在剧组基地要拆之前,再回去了一趟双门洞。

他们拉开了东龙家的门。

换了鞋进去的玄关,仿佛施工现场一般的破烂。

???

他的家拍摄地另有所在。

实际是韩国第十代总统崔圭夏先生家。(如今是只要申请就能免费参观的文物)

哪怕Sir当年在刷完剧时就看到过这个节目,每次看剧都会自动屏蔽这个事实。

你跟我说东龙离家出走那晚,敲了门就没进去?

我不信。

娃娃鱼推门就是家,1988年他家就在胡同里住,离正焕家不远,在房间里听就能知道哪天豹子女士煮了排骨。

(娃娃鱼听力惊人,胡同附近谁家的车声都辨别的一清二楚,所以阿泽收到水果篮子的时候,他就第一时间上门要吃的去了)

每次出门前都要揶揄一下自己可怜。

其他小伙伴出门前都跟家里大喊,唯独自己;周末饭点呢,只有他没有老妈大嗓门召唤。

没办法,胡同里就他是双职工家庭。

老爹是学校里的教导主任,老妈是保险公司连续5年的销冠。

他的故事支线最少。

从小除了学习,样样精。

能唱会跳,rap技术也超群,是双门洞知心小哥。

德善迷茫自卑,他让她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正焕为爸妈的小情绪不得解时,也只找娃娃鱼支招。

可是他也有自己的苦恼。

为了引起注意,闹离家出走。

结果父母因为太忙,都没发现。

这是不是更心寒?

他干脆也放弃了,跟高年级的学长去玩摩托。

受伤出事闹到警察局才让妈妈意识到儿子的委屈。

可东龙多好哄,陪着吃一顿海带汤饭,就跟妈妈抖落了攒了半年的双门洞八卦。

所以别再说娃娃鱼戏份少了,他只是生活没那么精彩好嘛?

这个不够精彩,没有多少存在感的人物。

或许正好说明了《1988》的底味——不须急火快煎。

每个人真实的温度,才是敲开观众心房的密码。

所以哪怕它和现在很多剧一样,也造星,破纪录,出CP。

但《1988》有着别人偷不来也学不像的一点:

它不敢对生活造次。

摒弃掉创作者全部的居高临下和想当然,谦逊地观察每一道平凡的纹理。

直到今天,Sir还不断在后台的留言听到有人说:

“我又刷了N遍《1988》……”

看不够的,哪里是剧。

而是我们怎么也不愿意放手的一段岁月。

是我们希望能够永远驻足,不要升学、不要长大、不要所有一切未来,“这么日复一日下去该多好”的人生。

《1988》播完了5年。

也陪我们走过了5年。

在今后的日子里,它还会继续,一如往常。

筷子没拿好会被拍,枕头抱得不对会被骂。

家里的饭菜,还是那么吸引人,每次吃饭总要老妈叫好多遍。

不管经历过多少世事,我们的人生一直保留着“初始设置”,闭上眼,就立刻出现那一幕:

把门推开。

一家人都在啊。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莫妮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