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口罩定制还有淘宝口罩涨价不发货

3 月 23 日上午,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松江法院)对上海首例疫情期间哄抬口罩价格非法经营案开庭审理并当庭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谢某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8 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18 万元;被告单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贸公司)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 20 万元,追缴在案的违法所得 10 万余元及作案工具电脑主机予以没收。该案由上海松江法院副院长糜世峰担任审判长。

上海松江法院经审理查明:

被告人谢某是工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经营者。2020 年 1 月初,在公司经营过程中,谢某以人民币 5.125 元 / 盒的价格购入一批一次性使用无纺布口罩(规格:50 只 / 盒),并在其公司的淘宝企业店铺销售。1 月 23 日至 1 月 29 日期间,被告人及被告单位抬高口罩价格,将正常售价 7 元 / 盒的上述口罩,涨至 21 元 / 盒至 198 元 / 盒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累计售出 1900 余盒,销售金额 17 万余元,违法所得 16 万余元。2020 年 3 月 2 日,谢某被公安机关抓获。案发后,被告单位陆续向买家退还了 5.7 万余元,并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向法院缴纳了剩余违法所得 10 万余元。

庭审中,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和被告单位行为的社会危险性较小;被告人系初犯,行为时不知道该行为构成犯罪,人身危害性较小;案发后被告人和被告单位均积极退赔退赃、积极参与防疫捐赠,主观恶性小。故请求法院判处被告人谢某缓刑。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单位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期间,违反国家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价格,牟取暴利,违法所得高达 16 万余元,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被告人谢某作为公司主管人员,也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如实供述上述犯罪事实,系坦白,均可依法从轻处罚。被告单位及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且退出了违法所得,在行政立案之后进行了相关防疫物资的捐赠,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辩护人相关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但被告人谢某哄抬口罩价格获利目的明显,且数额较大,不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对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上海松江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该案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新浪微博、CCTV-12《现场》、东方网、看看新闻、央视频 ” 上海法院 ” 号、中国法院网、腾讯网、网易网等进行了现场直播。

潇湘晨报记者周盾

【来源:ZAKER潇湘】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疫情高峰期间,一些工人处于发热状态,请假得太多了。”

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福建一家口罩厂商老板老李(化名)表达了无奈的心情,“很多线上订单做好发出去了,却搁置在路上,快递员也少得可怜。”

2020年初,突然而来的疫情曾经在口罩行业上演过一波“造富神话”,随着疫情得到控制,这一行业也开始遭遇转折,厂商由赚转亏的消息不时出现,口罩产能也趋于平衡。

2022年底,随着疫情防控政策优化调整,N95口罩再度迎来需求暴涨。有消费者称,N95口罩这两周价格上涨了数倍。

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多家企业和业内人士发现,N95口罩价格上涨可能只是短期现象;中长期看,国内口罩企业产能充足,有企业称明年年初供需关系就能得到缓解。

短期需求带动N95口罩走俏

据央视新闻和新华社报道,消费者经常用到的口罩有N95、KN95、医用外科口罩等。其中,N95口罩在国内严格意义上不叫N95口罩,而叫“医用防护口罩”,“N”代表非油性颗粒物,“95”代表防护级别最小值达到95%。KN95是按工业标准生产的口罩,没有医用防护口罩的灭菌处理和防血液喷溅功能,N95和KN95在日常生活中都能提供较好防护。

“短期内大家对N95的口罩需求很高,但从长期来看,可能过了这几个月,普通口罩就能满足日常需求。”一位口罩厂商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坦言,自己所在的公司曾经开辟N95口罩业务,但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经关停,因为整体利润空间有限,消费需求并不持久。

一位医疗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国产N95口罩往往由无纺布、熔喷布、热风棉、涤纶耳带、全塑PP鼻梁条等组成,按照一个月实际600万只口罩产出计算,扣除人力、水电等成本,N95口罩的单个成本往往在0.2-0.3元/个。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翻阅各大网购平台发现,目前N95口罩普遍售价为每只4元以上,高者可达每只近6元。

“疯抢口罩的现象在2020年上半年就曾经出现过,当时就算是普通口罩都被炒出天价,所以这个赛道一下子涌入大批企业,起初这是暴利行业,后来随着产能过剩,不少公司连机器、设备都赔光了。”上述口罩厂商负责人认为,今年情况和当年有所区别,虽然短期内口罩显得十分紧俏,但仅限于N95,普通口罩产能并没有失衡,而N95口罩紧缺的状态并不可持续,所以不太可能出现像2020年那样企业疯狂涌入口罩赛道的现象。

在他看来,“一罩难求”的现象预计到明年年初就能够得到缓解。

另一位口罩销售代理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口罩涨价更多是因为产能跟不上需求。目前,口罩批发的期货已经排单到年后了。身边不少口罩厂商老板都在一线监工,保证供货充足。

“不过,这两天其实需求没之前那么高,热度慢慢过了,很多药店也加强了备货,估计过不了多久,口罩价格可能就回到正常水平了。”该代理商表示。

尽管目前价格飞涨、供应短缺,但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N95口罩短缺现象不会持续太久,原因是国内口罩企业产能相当充足。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国内现有89.3万家口罩相关企业,2020年新增19万余家,年注册增速79.0%,2021年新增超过25万家,年注册增速59.2%,今年至今新增31.2万家。

代理商、药房称配送比进货更难

造成N95口罩“一罩难求”的,不仅有产能问题,还有物流、配送原因。

澎湃新闻记者致电包括第一医药、好药师大药房、福歆医药、益丰大药房、老百姓大药房等多家药房,均表示目前门店N95口罩仍处于紧张缺货状态,主要是厂商面临无人配送的窘境。

一家上海好药师大药房的工作人员表示,“一直问厂商进货,但配送公司里的人都‘阳’了,12月10日之后连续十几天,一次都没送过货。”

“上午新到一箱N95现货,中午就被打包买走了。”一位浙江药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药房每次不定期到货几箱口罩,每箱900个,基本半天内就被当地企业团购清空,散客电话咨询的很多,但是因为被打包销售了,大多数人都很难买到。

据他透露,口罩厂商近期已经扩大生产,以应对一月初至春节的囤货高峰。预计12月底左右,供货就能逐步跟上。

“现在要买N95口罩,必须现打钱,一天一个价。”另一口罩代理商向记者坦言,“我们今天刚订了2000多个。不过货款打了以后就没什么大问题,都能拿到货。”

12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了多家N95口罩上市公司,均表示已满负荷生产。

其中,稳健医疗(300888.SZ)相关负责人称,目前公司N95口罩的产能方面没有什么问题,但也没有具体时间能预测何时供需关系能得到改善。

振德医疗(603301.SH)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应对目前口罩紧缺现状,工厂人员已开始向N95倾斜,对于口罩生产需要的零配件和共用包装等也更多向N95倾斜,此外,“前段时间有加大人员招聘,现在基本已经不招了”。

而N95口罩原材料“熔喷料”原料厂商道恩股份(002838.SZ)表示,公司正满负荷生产,口罩所需的布聚丙烯熔喷专用料订单已经排到了春节。

电商平台:N95口罩供货短缺有所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多家电商平台,相比一周前N95口罩极度紧缺只能“预约”购买,目前多家店铺已有现货销售。

据澎湃新闻记者随机查看多家电商平台多个店铺的N95口罩价格,平台销售的N95口罩基本都为组合装,几十个起卖。其中,淘宝平台上N95口罩价格一个在3至5元不等,阿里健康大药房中独立包装的N95口罩价格一个在4元至6元不等,1688平台上厂家批发销售的N95口罩定价平均在1.5至2.5元左右一个,拼多多平台上价格平均一个在2.6元以上。

在1688平台上,多位客服告诉记者,口罩当天下单,第二天就能发货,最晚在24小时内就能完成发货,最少批发数量为100-500个不等。

在拼多多平台上,也有多家厂商注明有N95现货销售。客服称,只要能拍下付款就是有货,且是当天发货。

不过,一家淘宝口罩店铺的客服告诉记者,能拍的库存不代表有现货,是部分客户退款后溢出店长未及时去除,不一定能保证时效。也有店铺客服表示,疫情期间采购防疫物资较多,仓库爆仓了。发货时间无法确定,下单后48小时没有发货,可以直接退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现有文件,并非所有人群都要求强制佩戴N95口罩。

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的《不同人群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口罩选择和使用技术指引》提出,包括急诊科工作医护人员、对密切接触人员开展流行病学调查的公共卫生医师、疫情相关的环境和生物样本检测人员等较高风险暴露人员建议佩戴N95/KN95及以上标准的颗粒物防护口罩。中等、较低风险暴露人员只需要佩戴医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随着时间的推移,普通民众对于N95口罩的需求可能会逐步下滑,因为普通口罩也能满足日常防护需求。”上述医疗行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12月9日,针对部分药品等涉疫物资价格波动和市场竞争问题,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涉疫物资价格和竞争秩序提醒告诫书》,从规范价格行为、维护公平竞争等方面,对涉疫物资生产经营者划出“九不得”红线。提醒告诫书中明确要求生产经营者不得违反诚实信用和公平合理原则、不得违反明码标价规定、不得哄抬价格、不得价格欺诈、不得串通涨价、不得价格歧视、不得虚假宣传、不得仿冒混淆、不得商业诋毁。同时,对广大生产经营者提出自查和整改要求,并鼓励社会各界举报违法违规线索,推动社会共治。

栏目主编:秦红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来源:作者:澎湃新闻